颜先生他们走之后,校长和教导主任立在我的面前,他们被气的不轻,胸口起伏地像是一只坏掉的风箱。

末了,校长说:“开除她的学籍!”

我惊慌地抬起头来:“校长,不要开除我!”

还有两个月我就要高考了,这个时候我怎么能被开除?

“我们学校是重点高中,以前的风气一直很好,现在你把我们学校搞成了什么样子?”他把照片甩在我的面前:“你看看,伤风败俗!”

“是孙怡忻和胡大勇他们,放学拦住我...”

我还没说完校长就打断了我:“马上,给我从学校里滚出去!”

他指着办公室的门口,教导主任用眼白看着我。

门口挤满了看热闹的同学,孙怡忻一直捂着嘴偷笑。

“胡主任,你去办理她的学籍,让她马上收拾书包走人!”

校长走了,教导主任也走了,郑老师无奈地看着我:“景如声...”

我知道校长决定的事情,郑老师也没办法。

我无力地跟他笑笑向办公室的门外走,孙怡忻他们自动让开了一条路,不过我走在前面,孙怡忻他们跟在后面。

“景如声,开除了不更好,你可以专心去做有钱人的二奶了?”

“就是,那一条项链就价值连城,你还考什么大学?”

“哈哈哈哈,你看她那个样子!”

我猛的停下来回头,那些人也忽然停住。

我紧盯着他们:“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孙怡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谁让你是个婊子!”她冷笑着刻薄地开口。

我紧紧攥着拳头,她都快要把脑袋伸到我的脸边上了:“你想打我是不是,你打啊你打啊!现在只是开除你,如果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会让你在整个梧城都没办法立足!”

我的拳头最终还是没有举起来,在她的讥笑声中我回到教室收拾书包。

所有人都很兴奋地看我的笑话,我把书本一本一本放进书包里的时候,碰到了里面的手机。

我一向不给景栩惹事,可是现在我都要被开除了。

还能忍吗?

就算我能忍,我回到家该怎么跟景栩说?

我把手机拿出来拨通了景栩的号码,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前我的脑子里都是麻木的。

“喂...”电话里响起了景栩的声音。

我止不住想要流眼泪:“栩哥...”

“怎么?”

“栩哥,校长要开除我...”我终于没忍住哭了出来,都没听清景栩跟我说了什么,只听到最后他说:“你在学校等我,我马上来。”

我趴在桌上痛哭,依稀听到孙怡忻尖锐的声音:“景如声,你都被开除了,你还赖在这里当一只癞皮狗啊!”

有人推搡我,我趴着一动不动,然后就有人开始用书砸我,用粉笔擦砸我。

“够了!”我忍无可忍地大叫。

孙怡忻站在讲台上,手里提着一个桶,她大喊:“你们躲开点,毒气弹来了!”

我忽然闻到一股恶臭的味道,像是厕所里粪便的味道一样。

孙怡忻要干嘛?我错愕地看着她高举起手里的桶。

她大笑着喊我的名字:“景如声,快点接受粪的洗礼吧!”

她疯了,我下意识地想躲到桌子底下,忽然从教室外面大步流星地走进来一个男人握住了孙怡忻的手。

景栩来了。

他这么快就赶来了,孙怡忻看着景栩的表情很惊愕,不过更惊愕的还在后面。

景栩抬起了孙怡忻提着桶的手,翻转那只桶,然后从里面流淌出黏黏糊糊的黑色的粪便,全部淋在了孙怡忻的头上。

景栩飞快地闪开,教室里满是恶臭。

在所有人的尖叫声中,景栩走过来攥住我的手腕把我带出了教室。

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我还能闻到那股窒息的味道。

景栩背着太阳站着,他的眼神阴鸷:“你这几天身上的伤都是他们弄的?”

事到如今,我只能点点头。

“他们欺负你多久了?”

“自从孙怡忻转学来之后,近半年。”我说。

“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拍了不好的照片,校长开除我。”

景栩扣住我的手:“校长室在哪里,带路。”

这是景栩第一次来学校,我想为什么他们都欺负我,可能和高中三年每次开家长会都是刘婶帮我来开有关系。

他们觉得我无依无靠。

我不知道如果景栩早一点出现,孙怡忻他们会不会像现在这样过分。

走过其他班级的时候,很多女生趴在窗户上,她们在看景栩我知道,各个都变成了花痴。

站在校长的办公桌前,校长和教导主任还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直到阿无将景栩的名片递给了校长,校长低头看了一眼,惊异的眼睛都瞪圆了。

他跟教导主任又窃窃私语,俩人还打开手机查了查,等他们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是笑容满面的。

“景先生是吧,请坐请坐。”

景栩没坐,捉过我的手撸起我的袖子让他们看我手臂上深深浅浅的淤青:“景如声在你们学校里过了多久的炼狱般的日子,你们知道么?”

“哦...”教导主任惊呼:“这个,这个嘛,谁弄的?”

“孙怡忻,李雪他们...”我小声说。

“这些照片。”景栩接过阿无递给他的一叠照片看了一眼丢在了校长面前:“是你们的学生拍的,这种校园暴力在你们眼皮子底下也视若无睹吗?难道就仅仅是孙怡忻的父亲是大通集团的副总?”

景栩忽然冷笑,唇角的每一层的涟漪里都夹杂着让人寒意凛凛的笑意:“如果有权有势就能只手遮天的话,那,”他笑着低了低头,又抬起头看他们:“我也能。”

校长的嘴唇哆嗦着:“从,从来没听景如声同学反应过...”

“我跟郑老师说了,郑老师也跟教导主任说了...”我低声跟景栩说。

郑老师很快来了,他把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景栩坐在靠窗边的椅子里,翘着二郎腿。

阳光洒在他的肩膀上,但是好像照不进他的眼睛里。

他的眼中一片阴郁,所以校长他们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郑老师每说一句,他的脸色就阴沉一分。

郑老师说完,办公室里有长久的沉寂。

景栩背光坐在那儿,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椅子的扶手。

我觉得,他每敲一下,教导主任的眉心就跳一跳。

很快,散发着臭气的孙怡忻和李雪他们站在办公桌边。

她已经洗过了,但还是很臭。

教导主任和校长捂着鼻子站在窗边,孙怡忻传说中的父亲也来了。

他好像认识景栩,自从看到他脊背就没有挺直过。

孙怡忻瞪大眼睛:“爸,他是什么人啊,你干嘛要这样?”

“都是你干的好事!”孙怡忻她爸抬手就狠狠给了她一个大耳光:“我是让你来学校学习的,你搞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孙怡忻被打蒙了,捂着脸愣愣地看着她爸。

孙怡忻她爸暴跳如雷:“还不给景同学道歉!快点!”

孙怡忻慢慢地看向我,就像是电影里的长镜头,眼中有不可置信和怀疑。

“景如声,他,他是你什么人?”她怯怯地瞥了一眼坐在一边的景栩。

我没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和景栩的关系。

站在门口的阿无开口了:“景先生和景如声都是姓景的,你说呢?”

我看到孙怡忻的爸爸打了个寒颤,膝头都发软。

“还不道歉,你这个死孩子!”她爸在咆哮。

孙怡忻被吓到了,我看的出来她很不服气,但还是颤着嘴唇开口:“景,景如声,对...”

“道歉就行了吗?”一直没说话的景栩忽然站了起来走到我的面前,他低头注视着我。

他的眼睛很黑,黑的看不到一点点光亮的黑。

“你觉得,道歉就行了吗?”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