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力挤进去,果然看到了很多照片被塞进玻璃的夹缝中,我拽下来一张,里面的是我昨天被孙怡忻他们扒掉衣服只剩下里面粉红色的文胸,胡大勇他们对我蠢蠢欲动的照片。

胡大勇他们打了马赛克,可是我的脸却很清晰地被照了下来。

我的手在发抖,浑身都在发抖。

有人从我手里抽走照片大声笑道:“本尊来了,本尊来了!”

无数人包围住我,手指头都要戳到我的脸上了。

“没看出来,她外表上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这么放荡...”

“这么不要脸...”

“这种人怎么在我们学校上学?”

“是啊,败坏了我们学校的风气吧!”

“去给教导主任看吧...”

这些人的声音像一只只蜜蜂往我的耳朵里面钻,密密麻麻地堆积在我的脑子里。

我捂住耳朵不想再听到任何声音,可是那些蜜蜂就在脑子里面飞。

我想去抢回那些照片,可是早就被人给拿走了,男生们津津有味地看着,女生们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我。

我冲出人群发疯地向前跑去。

我跑到了学校的植物园,那里没有人,我在一棵大树下坐下来,后背靠着虬结盘旋的树根枯坐了很久。

直到上课铃打了一遍又一遍我才惊醒过来,背着书包走向教室。

我一走进教室,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我。

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孙怡忻和胡大勇的手在扒下我的衣服。

我捏住领口低着头走到我的座位,忽然孙怡忻高声叫了一句:“公交车来了!”

全班哄堂大笑。

我把书包塞进了抽屉里,李雪尖着嗓子喊:“不知道今天她的书包里是不是全都是避孕套?”

那些人笑的好像教室里飞满了乌鸦,我的头顶上黑漆漆的一片,暗无天日。

我掏出书本,老师走进了教室,快要掀开屋顶的笑声才收敛了一点。

老师皱着眉头:“搞什么,这么高兴吗?还不把窗户打开,令人恶心的味道!马上就要高考了,没心思学习的人趁早滚出去,一颗老鼠屎别坏了一锅汤。”

老师意有所指,指桑骂槐说的是我谁都能听得出来。

我的同桌在吃吃吃地笑,像是一只气球漏了气一样。

快了,我告诉我自己,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了,我将会离开这个学校,和这里的每个人老死不相往来。

第二堂课下课,郑老师让我去他的办公室,他问我关于那些照片的事情。

我一五一十回答,郑老师的眉头越皱越紧。

忽然,有人敲门,郑老师还没说请进孙怡忻就推开了门,指着我对门口的一个人说:“她就是景如声!”

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四十多岁的模样,妆化的很浓,香水味很重。

她有点胖,可是橘色的高跟鞋的跟却很细,让人忍不住担心那又细又高的鞋跟会不会撑不起她的庞大的身体。

我还在晃神,那个女人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你就是景如声?”

“啊。”我茫然地哼了一声,紧接着脸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那个女人抡圆了胳膊打了我一耳光,把我完全打蒙住了。

“这位女士,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郑老师把我护在身后,我的脑袋嗡嗡响,脸颊木木地疼着。

“如果她就是景如声的话,那我就没打错!”女人厉声道:“你是她老师?你怎么教的学生,让她去勾引我的老公?”

郑老师回头问我:“你认识她吗?”

我摇摇头:“不认识。”

“你们学校的校长呢?给我叫来,马上把景如声给开除!不然你们这个学校也别想开下去了!”

我真的不知道那女人是谁,她的力气真大,如果她再用点力气,我的脑袋都要被她给打下来了。

孙怡忻她们挤在门口一边窃笑着一边看热闹,郑老师推推我:“先去洗手间。”

老师的办公室里面有个洗手间,我飞快地跑进去关上了门。

女人在外面咆哮:“景如声,你这个下贱的东西,你勾引男人的时候最好打听清楚你勾引的是什么人的老公!”

“这位女士,这里是学校,请你不要这样....”

“这里是学校吗?你们怎么教出这样的学生?”

我木然地坐在马桶上,耳朵里充斥这那个女人刺耳的声音。

我觉得,我是中了一种蛊,这种蛊会让我掉进了一个倒霉的漩涡,我在里面沉浮,永远都爬不出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约是从景栩带我去应酬被胖子给看上开始,我的厄运就开启了。

我在洗手间里坐着,女人闹到教导主任和校长都来了,然后他们让我从里面出来。

我打开门站在门口不敢过去,女人现在像一头暴怒的母狮,只要我靠近她,她就会把我给撕碎的。

“景如声!”女人一看到我就向我冲过来,我立刻蹲下来抱住了脑袋。

她一定会用她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地踢我的,不过她的脚还没抬起来我就听到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

“何芝!你在干什么?”

一个人跑了过来把我扶起来,我认出来这个人是颜先生。

我赶紧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手,他很关切很急切地问我:“如声,你没事吧?”

我厌恶他自说自话地去掉我的姓,我往后躲,躲在了一张办公桌的后面。

“颜开!”那个女人开始推搡颜先生,尖叫着哭泣着:“怪不得你回国这么多天都不肯回去,原来你是被这个小妖精给迷住了!”

我才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个胖女人是颜先生的太太。

这场巨大的闹剧,我不知道何时才会结束。

我像根木头一样在窗边杵着,有点任人宰割的感觉。

随他们把我怎样,要杀要剐随他们去。

后来颜先生把那个女人给弄走了,走之前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浓浓的关爱,我打了个冷战,将自己缩成一团。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