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努力仰着头向上面看,看到了一张年轻的脸。

他戴着一副漆黑的墨镜,我的手臂被孙怡忻踩着很疼,我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只觉得他墨镜下的脸孔很白,仿佛他的脸上只有黑和白两个颜色。

“放开她。”年轻男人说:“别让我动手。”

也许是他的气场强大,孙怡忻居然慢慢地松开了踩着我的手臂的脚,男人把我扶了起来,脱下了他的黑色风衣把我给裹了起来。

男人轻轻推了我一把:“先去我的车上。”

我拽着风衣的衣领跑到了他的车边拉开门坐了进去。

孙怡忻他们没有追上来,过了一会年轻男人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我抬起头看了看窗外。

他说:“他们走了。”

“谢谢...”我低低地道。

“嗯。”他没问前因后果,什么都没说,只是发动了汽车:“送你回家。”

我也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不是我可以信任的,我从后视镜里看他漂亮到精致的面孔,隐隐约约觉得,他应该不会害我。

可是,这个世界对我太有敌意了,我也得有所防备。

我说:“我自己回去,谢谢。”

“你这个样子...”他回头看看我,摘下了墨镜。

我看到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珠不是黑颜色的,是棕色的,像一只尊贵的猫,美丽又优雅。

“而且保不齐他们会等在附近。”

我颤了一下,这个真的说不准,孙怡忻他们不死心很可能会在哪儿等我。

他看出了我的犹豫,抿抿淡色的唇:“你已经遭遇了最可恶的人,还怕更邪恶的事情吗?”

我挣扎了一番,缩在他温暖的风衣里:“谢谢你,先生,你送我去龙河大道北街就可以了。”

“唔。”他扭过头去开车,当车子经过了学校前的那条路的时候,我看到了孙怡忻他们还在路上游荡。

他们就是魔鬼,刚刚成年的,刚萌芽的魔鬼。

我无力地靠在车后座上,其实我的神经一直绷着,我很怕面前这个正在专心致志开车的年轻男人把我带到某处,揭开他美丽的画皮,其实里头仍然是一只恶鬼。

不过,是我小人之心,他把车开到了景栩家的路口就停了下来,回头问我:“是这里吗?”

“嗯。”我点头。

他下车帮我拉开车门,询问我:“不需要我送你到门口?”

如果景栩看到陌生男人送我回来,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所以我不冒这个险。

我摇摇头,肩膀上披着的风衣我有点犹豫,他笑着说:“风衣借给你,你总不能这副样子走在路上。”

我向他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你,先生。”

“嗯。”他靠在车门上懒懒地跟我挥手。

红色的夕阳印在他的眼底,他飞快地戴上了墨镜。

很奇怪,在几乎是血色的余晖里,他的脸还是那么白皙,仿佛那光的红色都晕染不了他脸孔的白色。

让我觉得,他有种病态的好看。

我在他的注视里慢慢往前走,走了两步我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跑回去问他:“先生,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后要怎么把衣服还给你?”

“你叫我赫就行了。”他忽然拖过我的手,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支笔,用牙齿咬掉笔帽在我的手心里写了一串电话号码。

“你要找我就打这个电话给我。”

我紧紧地握着手,用力地点点头:“谢谢你,赫先生。”

他看着我笑,伸出手向我挥了挥:“快回去吧!”

我一直走到拐弯处,回头看那个赫先生还在原地,他抱着双臂抬头看天上的斜阳,他的影子长长的斜斜的投在地上。

我的运气还不错,我回家的时候景栩还没回来,刘婶他们也在厨房里忙碌,没人看到我这副狼狈的样子。

我把赫先生的外套给藏了起来,明天我会送去干洗,然后找一个合适的时间还给他,至于他的电话我记在了我的手机通讯录里,其实我看了两遍也就记住了。

景栩晚上没回来吃晚餐,我一个人用完了晚餐。

我食欲不佳,发愁明天去学校孙怡忻他们会不会还找我麻烦。

晚上写作业整理书包的时候,那只首饰盒从我的书包里掉了出来,我把它塞进了床底下的抽屉,永远永远都不想看到它。

我复习功课到很晚,什么时候景栩站在我的身后我都不知道。

忽然他说话了:“不要弄到太晚。”

吓得我把手里的笔都扔了,我回过头看他,他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放在了我的桌上:“刘婶给你炖的燕窝,吃了就睡吧!”

“哦,栩哥,你才回来啊。”我蹲下去半天才找到笔,直起身的时候他的目光停留在我的领口处。

我有点囧,他又盯了好几眼:“脖子上的淤青怎么回事?”

那是下午他们扯我衣服的时候留下来的,我拽了拽衣领:“今天在操场上不小心被篮球砸到了。”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跟景栩说孙怡忻他们这样欺负我,以后想起来这件事,可能是我潜意识里在景栩的身上也感觉不到安全感吧!

他点点头就转身:“嗯,吃了燕窝早点睡。”

我看着他颀长的身影消失在我的房间门口,门咔哒一声掩上,同时浅色地板上他的影子也一并消失了。

我咬着笔头再也看不进去课本了。

第二天上学,我在想要不要先去找郑老师,告诉他孙怡忻他们这几天过分的作为,要不然我没办法安心上课。

我闷着头往学校里走,忽然有人撞了我一下,我抬起头来,几个人迎面指着我的鼻子:“就是她吧,景如声,真不要脸...”

“是她是她,没看出来,这么骚...”

那几个人我不认识,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好多人围过来把我团团包围住,对我指指点点。

我从他们凌乱的对话中听出来,在学校的宣传栏有我的什么照片。

我拔脚就往宣传栏跑去,那里围着好多好多人,人头攒动的。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