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我发现我脖子上的小红斑已经淡了很多了,我还特意找了一件高领穿上。

我在走廊里遇到景栩,他正一边系领带一边往楼下走。

我说:“栩哥早。”

“唔。”他飞快地下楼,他这么急应该又不在家里吃早饭了。

我下楼的时候他居然还站在客厅里,他手里拿着领带:“你会系领带吗?”

“我会。”我点头。

他把领带递给我,我站在他的面前心脏突突突地跳的很凶。

他很高,他弯着腰我还得踮着脚,摇摇晃晃的。

他忽然搂着我的腰让我踩在了他的脚面上,基本上我们胸口贴着胸口,我的眼睛平视刚好看到他小山峰一般的喉结。

忽然就呼吸不顺,把领带套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手都很没出息地在颤抖。

他握住了我的手,他的手心温热,把我的拳头全部包裹在他的手心里。

“穿高领,不热吗?”他问。

“不,不热。”我结结巴巴的。

他松开了手,我继续帮他系领带。

我发挥正常,领带打的还满他的意,他从我身后的镜子里看了一眼,又抱起我把我重新放在地上。

“怎么会打领带的?”他把领带扭扭正,扣上西装外套的扣子。

“呃...”我总不能说我是偷偷练的,只为有一天我能给景栩打领带。

他没追问,我仰头看着他优美的下颌线,他很难得地跟我笑了笑:“去吃早饭,今天老周休息,我去公司顺便送你去学校。”

“啊...”我傻傻的,脑子晕晕的。

景栩第一次送我去学校。

刘婶做了猪手炖黄豆,一定要给我装一盒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的时候吃,我说太多了,刘婶说:“可以分给同学一起吃啊。”

我没说话收了下来,没人愿意吃我的东西,也没人要跟我坐在一起。

他们见我一直都像我得了瘟疫一样,避之不及。

黄豆的味道很香,我膝盖上放着饭盒坐在景栩车子的后座,他坐副驾驶,我一抬头就能看到他浓密黑发的后脑勺。

我怕黄豆的味道太重把他车内优雅的香味给破坏了,把车窗开着,今天风很大,把我的头发吹的乱七八糟的。

去学校的路上,我希望时间拉长再拉长,永远永远都不要到学校才好。

虽然,景栩并不跟我说话,但是我可以从镜子里偷看他的侧颜,哪怕只有一个挺直的鼻梁。

但是学校还是到了,司机帮我拉开车门,我下车跟景栩挥手,他半阖着眼睛看手机,只是略抬了一下眼皮。

我偷偷多看他一眼就感觉今天赚翻了。

忽然,我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如声。”

我回头,当我看清楚站在我身后的那个人的时候,如雷轰顶。

他穿着名贵的手工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即便四十多岁了仍然会吸引女孩子的目光。

这几天我想都不愿意想起的一个人。

那个颜先生。

一看见他我就想起了那天在房间里他光着上半身只裹着一条白毛巾的样子,我捂住嘴巴,我好想吐。

“如声。”他微笑着向我走过来:“听说你病了,也不知道你住在哪里,跟司老板打听了你的学校。”

那个不是一锤子买卖吗?为什么他还来找我?

我向后面退去,被马路牙子绊了一下,他立刻伸出手扶我。

他的手刚好握住了我的手,我只有一种感觉,恶心,从胃里面翻腾出来的恶心。

我甩开他的手差点摔倒:“我,我不认识你...”

“如声,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他契而不舍地向我伸出手要搀扶我。

我还是跌倒了,两只手撑着地面,手掌都被擦破了。

他就是我的梦魇,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面前?

“如声,你不要害怕,我就是太想你了,过来看看你...”

“你不要说话!”我尖叫着,我忘了我是在学校大门口,很多同学回头看我。

我从地上爬起来,他往我的手里塞了一个东西,我低头一看是一只方形的首饰盒。

“我送你的礼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你年轻漂亮应该戴一点首饰。”

“我不要!”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首饰盒砸向他。

什么首饰,什么宝贝我都不想要。

我扭头仓皇地去看车子里的景栩,他目不斜视直视着前方,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也不知道他是否留意到我这边发生的事情。

我希望他下车来帮我,来护着我,把我拦在他的身后告诉颜先生,从此之后不要来找她!

但是,并没有。

他如刀刻一般的侧颜,也像一把锋利的刀插进我的胸口。

我踉踉跄跄地往学校里面跑去,还能听到颜先生的声音:“如声,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来看看你...”

我希望他消失在我的眼前,消失在这个城市,或者是这个地球上都可以。

我一阵狂奔,身边的同学都惊异地看着我。

后面好像有鬼在追我,不,是比鬼还要恐怖千百倍的。

“小姐,小姐。”我听到景栩的司机老刘的声音,他是刘婶的老公。

我迟疑地停下来,老刘上气不接下气地追上来:“小姐,你忘了拿书包了,落在先生的车上。”

他把我的书包递给我,我接过来跟他点了点头,匆匆转身往教室走。

我的心脏在胸膛里咚咚跳,等到进了教室坐下来好一会才缓过来。

那个颜先生,本来他的样子在我的印象里已经淡去了。

那天本来就是在昏暗的包厢里见到他,后来虽然去了客房但是我那时候吃了药,都昏昏沉沉的。

好不容易把这个人的样子给差不多忘掉了,但是他今天又出现在我面前。

我看着我的手背发呆,刚才他摸过我的手。

我打开书包找湿纸巾,我要把我的手背擦的干干净净,把他的气味全部擦掉。

可是,我却掏出了一只方方正正的黑色的绒布盒子。

这个不是颜先生要送给我的礼物吗,怎么在我的书包里?

我像被烫着了一般将盒子扔在桌上。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