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这样。”他在我耳边低声呢喃:“那你还脏什么呢?你在我的心里,很干净。”

“干净吗?”我抖的停不下来。

“是啊...”

“真的吗?”

“我骗过你吗?”他忽然低头吻了了吻我的耳垂:“洗个热水澡,我在外面等你。”

景栩走出洗手间,我重新打开水洗澡,滚烫的水淋在我的身上,我恨不得把自己烫脱了皮。

没了这层被那个老男人摸过的皮,我也会干净一点。

我洗了很久才从里面走出来,景栩还在房间里等我。

他站在窗口,白色的窗幔被风吹的时不时扬起,撩动了他的发丝。

他那么美好,我更觉得自己好污浊。

景栩走过来牵着我的手走出了房间。

这个地方,我永远,一辈子都不要再来。

我回到家整整躺了一个礼拜才恢复了一些,还好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不是每个细节都记得特别清楚。

我尽力地去忘记,当做没有发生过这件事。

自从这件事情之后,景栩对我好了很多,他偶尔会回家陪我吃饭,有一次刘婶做了青花鱼,他夹了一块给我对我说:“你最爱吃的是不是?”

这是他第一次给我夹菜。

景栩帮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然后我就去学校了。

现在我高三,正是学习紧张的时候。

我缺了一个星期的课,在车上的时候我就抓紧时间看书。

司机是个五十多岁的阿伯,平日里就很絮叨。

他在后视镜里看我:“小姐,车上别看书,伤眼睛的。”

“我缺了那么多课要追上去。”我头也不抬。

“可以问同学借笔记抄抄嘛!”

我和同学的关系一向不太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我。

男同学,女同学,甚至是老师都不喜欢我。

我在学校门口下车,阿伯帮我背上书包,又继续絮叨:“中午在食堂里多吃点饭,瘦的只有一把骨头。”

我跟他笑笑,阿伯虽然啰嗦,但是他让我有一种有亲人的感觉。

我跟阿伯挥挥手往学校里走去,身边几个女孩子扎堆在看我。

其中有个女孩是我同班的,叫孙怡忻。

她们一边打量我一边窃窃私语,我抓紧书包带低着头匆匆往前走。

两节课后,我去老师办公室问一个姓郑的老师借教案。

郑老师大概是所有老师中对我最和善的,他借给我了,还问我其他科要不要,如果我要的话帮我去借。

我在老师的办公桌前面等着,孙怡忻来送练习册,郑老师搬着一堆教案递给我:“你拿着去整理,不用着急,你成绩好底子也不错,很快就能赶上的。”

我谢过老师,孙怡忻站在一边跟我翻大白眼。

我知道她最讨厌我,因为郑老师长的很帅,她有事没事就往郑老师的办公室跑。

她把我当做假想敌,但是她想多了。

我抱着一大堆的教案走出老师的办公室,刚刚走进教室的时候,忽然身后有人把我给撞倒了,手里的教案就哗啦啦地全都掉在了地上。

孙怡忻白色的耐克鞋从我的教案上踩过去,我知道她是故意的。

我不吭声,蹲下来捡。

她找我麻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忍着。

还有半年就要毕业了,以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不相干的。

我很清楚我的处境,尽量不给景栩找麻烦才好。

“哟。”我正捡着,孙怡忻高八度的声音响起来:“景如声,你可真有本事,这么多科老师的教案你都能搞的到。”

我继续捡当做没听见,她踩住我正准备捡起来的教案:“我跟你说话你聋了?你用什么狐媚功夫勾搭老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从她的脚底下用力抽走教案,她差点摔一跤。

我捡起来走回我的桌边,孙怡忻的声音都变调了:“你们知道景如声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她去干嘛了吗?”

我闷头把教案都塞进我的书包,等晚上回家慢慢整理。

孙怡忻的声音又尖锐又刺耳:“告诉你们,景如声这几天去打胎了!”

“啊,孙怡忻你说真的说假的?”教室里顿时炸锅了。

“当然是真的!你看她面黑唇青的样子,前几天我还在医院里看到她从妇产科走出来的!”

“我没去妇产科!”实在是忍不住,我争辩:“我只是肠胃不舒服去看医生而已!”

“看!”孙怡忻指着我很兴奋的样子:“不打自招了吧,我说她去医院了吧,我没瞎说吧!景如声,别以为你整天豪车接送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就是给有钱人做二奶!”

“你别胡说!”本来不想跟她在学校里吵,但孙怡忻太过分了:“那是我家里的车!”

“谁不知道你是孤儿,你哪有家!”孙怡忻抱着双臂讥笑着看着我,她身边好几个女孩子同样地冷笑着看我。

景栩收养我的事情虽然不是个秘密,但也没有大肆渲染。

我压着性子不再接她的话茬,她以为我理亏了,笑的格外大声。

“哈哈哈,你看她心虚了吧!她就是给有钱人做二奶的,怪不得天天穿名牌背名牌书包。”

她走过来扯我书包上的毛毛吊坠:“这个吊坠要好几万吧,你跟有钱人睡一夜他就给你这样一条毛毛?”

这是有一次景栩出国回来给我带的礼物,他极少给我买礼物,我很珍惜都舍不得用。

我推开她的手:“孙怡忻,你别没事找事。”

“景如声,你知道吗,你就是一个婊子!”孙怡忻喊道:“你看看你的脖子,还有有钱人种的小草莓呢!”

我下意识地去摸脖子,那还是那天晚上留下来的痕迹,我每天晚上都用按摩膏去抹都没有消除那些印迹。

也许是我的脸红了吧,孙怡忻笑的又得意又猖狂:“景如声,你这个烂货!烂货!”

“孙怡忻!”门口传来郑老师严厉的声音:“你给我马上去办公室!”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