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在旋转,在颠覆。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欲望的力量。

 一种莫名的陌生的冲动在我的胸膛里像一头小兽一般胡乱冲撞着。

 我热的要命,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的干干净净。

 我等着野兽扑上来把我撕碎。

 然而,我等了半天却听到了门声,我抬起头看房间里已经没人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感觉我胸膛里奔流的热流快要撞碎我的胸膛闯出来了。

 我好难受,好难受...

 我蜷缩在床上,清晰地看到自己的皮肤从原来的白皙迅速地变红,像是一只放在平底锅上煎炸的虾。

 谁来救我?

 依稀中,我又听到了门声,好像有人走进来了。

 我飞快地转过身,看到一个男人立在我的床边。

 他修长的手垂在身侧,我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好凉,是我需要的温度。

 我尽力仰头却看不清他的脸,他的脸好像在云端之中,飘渺而又恍惚。

 理智和欲望在折磨着我。

 欲望很快就战胜了理智,我像一条小蛇一样攀上了他的身体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身上有浓烈的酒味和一种我熟悉又不熟悉的味道。

 管不了太多了.,.

 我像一只吸血鬼一口就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尝到了血腥的味道,这种味道令我更加兴奋。

 此刻的我是混乱的,我满脑子都是欲望,欲望...

 其实事后我才知道,司卉锦给我的那颗小小的药丸足以让一头大象崩溃。

 我开始扯他的衣领,拽下他的领带,迫不及待地吻住他的唇。

 反正,这一切都是要发生的,不如在我意乱情迷的时候。

 他的唇上有淡淡的烟味,但是并不讨厌,我吻他的时候睁大眼睛试图认出面前这个人是谁,可是,我认不出来。

 我只记得他有一双深井一般的眼睛,深的仿佛里面会探出一只手把我给拽进去。

 一开始他的身体是有点僵硬的,是我的热情将他融化了吧,他的衬衫的纽扣已经崩掉了,敞开了胸口露出他健美的胸肌。

 我觉得这方形的面包一定很弹牙,于是我就又咬了上去。

 我的力气很大,我听到了他痛楚的低吟声,然后他将我压在了床上。

 接下来的记忆是混乱的,迷乱的,凌乱的。

 我只记得一些破碎的片段,他的狂热被我给点燃,他扯掉了我们身体中间所有的衣物。

 他冰凉的身体一寸一寸地炙热,滚烫,熨帖着我年轻的,不知所措的身体。

 这段时间司卉锦跟我说过很多话,只有一句我觉得是对的。

 那就是成年人的快乐巅峰,是我此时此刻感受到的。

 当他有力的臂膀环抱着我,肌肤相亲带来的穿过云霄般的快乐体验,霎那间将我推上顶峰。

 其间,我努力想辨认出他,或者我一直把他当做景栩。

 在我的心里,不管此刻吻着我的胸口的人是谁,他都是景栩。

 狂乱的一夜,在我时而清醒时而又涣散的意识里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渴醒的。

 我端起床头柜上的一杯水就一饮而尽。

 然后,我才清醒了一点。

 满地都是衣物,还有从衬衣上迸下来的纽扣。

 我浑身疼的像是被压路机碾过,我裹着被子下床,回头看见淡粉色绸缎床单上的那一抹殷红。

 就像是四月的蔷薇花,开的那么鲜艳。

 昨晚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我蹲下来抱住了脑袋。

 我的初夜就这么交给了一个陌生老男人。

 不过,真的是那个颜先生吗?

 我昨晚依稀听到门响,他好像又出去了,然后又回来了吗?

 我不知道,我在地上蹲的腿都发麻,直到司卉锦来敲我的门。

 “景如声,你醒了没?”

 此刻司卉锦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可恶的老鸨子,我不想见到她。

 我抓起床头柜上所有的东西向门上砸过去:“滚,你滚!”

 我声嘶力竭,歇斯底里就像发了疯了一样。

 我把我能砸的都砸了,房间里一片狼藉。

 我喘息着光着脚站在客厅里,忽然此时门开了,门口不止是司卉锦还有景栩。

 我脑子一嗡,完全忘掉了我此刻一丝不挂的。

 司卉锦惊了一下捂住嘴,景栩飞快地走进来脱下他的外套裹住了我。

 他的怀抱好温暖,我鼻子一酸就哭了出来。

 “栩哥...”

 他圈住我,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他对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柔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司卉锦退出去了,我在景栩的怀里哭到几乎虚脱。

 我告诉自己我是心甘情愿的,为了景栩我什么都可以做。

 我在他怀里抬起头,他用手指抹去我脸上的泪珠。

 我抽泣着:“栩哥,昨天晚上...”

 “你做的很好。”他的声音温存的好像他此刻轻轻抚摸我头发的手:“你做的很好...”

 他重复着,我呆呆地看着他。

 那也就是说,昨天晚上的那个人真的是颜先生了?

 本来我还抱着一丝幻想的,忽然我的胃里一阵翻腾,我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去奔进了洗手间,趴在马桶上大吐特吐。

 我昨晚没吃饭压根没什么可吐的,我把刚才喝的水都吐掉了,恨不得把内脏都掏出来扔掉。

 我脏了,我肮脏的比我面前的马桶还要脏。

 我冲进淋浴间打开莲蓬头就往身上一通乱浇,水是冷的,寒的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景栩从我身后奔过来拿走了我手里的莲蓬头,他把我拥在怀里,我身上的水都弄湿了他的衣服。

 “栩哥,我好脏,你让我洗...”我哭的分不清脸上的哪些是泪水那些是莲蓬头里的水。

 “我的小如声。”他的声音像是梦呓,又像是咒语,他抬起我的下巴,我痴痴地而又迷恋地注视着他在阳光下变成深蓝色的瞳孔:“你是心甘情愿为我做任何事的,是吗?”

 他的声音像是潘多拉魔盒里的妖怪,蛊惑而又迷惑着我。

 我含着眼泪点了点头:“嗯,我心甘情愿的。”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