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话筒从我的手里拿走,然后把一杯酒塞进了我手里。

 “别这么紧张,你的手都是凉的。”

 我把酒杯递到嘴边,手抖的玻璃杯都磕到了牙齿。

 我从来没有喝过酒,反正我成年了,我一咬牙把一整杯酒都倒进了嘴里。

 辛辣的液体从咽喉滑进了胃里,我晚上没吃饭,胃里顿时感觉到火辣辣的。

 他从我的手里拿走空酒杯,笑意吟吟:“没喝过酒吧,瞧你的脸都红了,真可爱。”

 他摸了我的脸一下,忽然靠近我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我下意识地向后躲,他也不恼,还是笑嘻嘻的。

 然后他站起来了向门口走,手握着门把手回过头看着我:“还不走?”

 “去,去哪里?”我结结巴巴地问。

 他的笑意更深了,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他要带我去哪里。

 寒意从我的脚底板升起来,该来的总会来。

 我应该明白自从我跟着司卉锦踏进这里的第一步开始,我要面临的是什么。

 面前这个看起来帅气儒雅的大叔要对我做什么,我清楚不过了。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他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在走廊尽头见到了司卉锦,颜先生跟她攀谈:“你们很有诚意,不过小可爱太紧张了,你安抚她一下。”

 他回头跟我微笑:“我在楼上等你。”

 楼上就是客房,司卉锦笑容满面地过来捉着我的手,对颜先生说:“少爷会带您上去,我们渊瑟的客房跟酒店的不一样,让您有家的感觉。”

 她把我带进她的办公室,坐在她的办公桌上看着我:“看来颜先生对你很满意啊,我说吧,你的小脸蛋没有男人不喜欢。”

 我浑身都在抖,脑子都是木的,像是中了一种全身会慢慢变成木头的魔法。

 她拧了拧眉头:“你这个状态不行啊...”

 她转身在她办公桌的抽屉里找着什么,然后她手里捏着一粒胶囊到我的鼻尖前方。

 “吃了它。”

 “这,是什么?”

 “这个,叫做快乐胶囊,会把人推向快乐巅峰,让你没那么紧张。”她把胶囊塞进我的手里,又递给我一杯水。

 我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到她给我的是什么。

 我手抖的厉害,杯子里的水都漾出来了。

 “也不是非得让你吃,不过你怕成这样万一你临阵脱逃或者又给这位颜先生来一台灯,那景栩损失的可就不止几十个亿了,而是全部身家。”

 我的手又抖了一下,自己没办法控制的抖。

 我想都不想的就把药丸塞进嘴里,然后灌下整杯水。

 “这才好嘛!”司卉锦满意地笑着:“干脆一点,反正是男是女都会要有这个经历,那当然要把这宝贵的第一次扩大到最大价值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药丸进了胃里好像就立刻在发挥它的作用。

 我浑身开始发热,鼻尖冒汗,手心也冒汗,口干舌燥。

 “好了,我带你过去,这个药性快得很。别那么紧张,这种事情你若是拿来享受,那绝对会让你快乐无比。”

 司卉锦的声音忽远忽近,我看着她那张漂亮的妖艳的脸,就像一个张牙舞爪的女鬼。

 来到客房的门口,我闭了闭眼,事已至此,我连逃跑的勇气都没了。

 我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关上,司卉锦的笑容掩在了门缝里。

 卧室里没有人,我听到了从洗手间传来的哗啦哗啦的水声,那个颜先生在洗澡。

 我热的很,房间里开着冷气我的汗还一直往下流。

 洗手间的门打开了,颜先生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走出来。

 他肌肉精壮,没有脑满肠肥。

 我整个人就像是被钉在了地板上。

 “去洗个澡吗?”他问我。

 我摇头:“不...”

 “不洗也行,你的汗味都是香的。”他凑近我在我的脖子处吸了一口气:“唔,年轻的新鲜的味道。”

 虽然他长的很帅,但是,他仍然令我恶心。

 他牵着我的手走到了床边,这时候药应该在发挥作用,我好像没有了抗拒的情绪,有点任人宰割的。

 他坐在床边,微笑着看着我:“脱衣服吧!”

 可能是药物的作用,我没刚才那么害怕那么难堪了。

 我心一横,开始解我衣服的扣子。

 一粒两粒...

 扣子在我的手心里打滑,我怎么都捏不住。

 我干脆用力扯开,扣子掉了一地。

 里面我穿了一件白色缀着蕾丝花边的小可爱,不像文胸那么性感。

 但是,颜先生的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胸口。

 呵,看吧...

 忽然我很想笑,捏着我的小可爱的肩带笑个不停。

 他呼的一下站起来按住了我的肩膀,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我的胸,他甚至还伸出手在我的胸口摸了一下。

 燥热,像一头魔鬼侵袭着我。

 我胡乱地解小可爱的扣子,颜先生忽然开口了:“你胸口这个是胎记?”

 唔?

 我低头看了一眼他手指的地方,我的胸口的确有一个红色的胎记,形状很奇特,像是一张红唇。

 我点点头:“嗯,胎记。”

 他离我更近了,脑袋几乎快要埋在了我的胸口。

 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我怎么觉得他的样子有点狰狞。

 “你,多大了?”

 他不是问过了吗?

 “十八...”

 “属相,你属什么的?”

 “蛇。”

 “几月生的?”

 “冬天,妈妈说我是一条冬眠的蛇。”我对我妈的印象只限于这一句话,依稀记得她跟我说过这句话,我半眯着眼睛告诉他。

 “你叫什么名字?除了珊珊...”

 他怎么这么多问题?他不是应该像头野兽一样把我给扑倒吗?

 越来越热了,我跌倒在床上,颜先生裸露的胸口在我的视线里摇晃。

 我笑着告诉他:“景如声,我姓景...”

 我晕晕乎乎,好像飘在云端之上,思想越来越涣散,感官越来越迟钝。

 我听到了一声巨响,好像是颜先生跌倒的声音。

 他怎么了?因为我的身体太诱人了吗?

 他激动地跌到了吗?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