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吻,给了这个我暗恋了很久的男人。

 其实不只是初吻,初夜都可以。

 我甚至在想,如果我把第一次给了景栩,也许我就没有遗憾了。

 我还在胡思乱想间,景栩已经松开了我。

 他的大拇指从我的嘴唇上摩挲过去,指尖轻敲我的脸颊:“不早了。”

 他从我面前走进门,花园里又剩下我一个人,好像景栩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还在傻站着,头顶上司卉锦在跟我说话:“如果要跟我去会所的话,还不上楼换衣服?”

 我抬起头,她趴在景栩房间的窗台上看着我,长卷发随风飘荡,挺有风情的。

 我咬咬牙回房间换衣服,我的衣帽间里全是名牌衣服,我不知道该穿哪件,忽然身后又传来司卉锦的声音。

 “你可以随便穿,你跟我会所里的那些女孩子不同,不需要穿的太妖艳,学生气一点更好。”

 我找了一套淡蓝色的海军式的裙子穿上,弯腰穿鞋的时候司卉锦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直起身,她上下打量着我:“美人坯子就是美人坯子,穿什么都好看,你今晚去我的会所准保所有男人的眼睛都会直了。”

 我从她的手心里抽回手,继续穿鞋。

 司卉锦帮我化了个淡妆,我跟在她的身后走出了门。

 临上车的时候我往景栩房间的窗口看了一眼,黑漆漆的。

 司卉锦说:“他在书房,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焦头烂额。”

 我低下头,手指头搅着我裙子的裙摆。

 司卉锦靠在车窗边点燃了一支烟,很呛,我捂着嘴巴咳了好半天。

 她把烟喷在我的脸上:“会所里到处都有人吸烟,你得习惯才好。”

 我讨厌司卉锦,讨厌她这副风尘女子的浪荡样子。

 不过,好像景栩很喜欢。

 我的心脏嘣嘣嘣跳,紧张地手指头都凉。

 司卉锦看了我一眼,一边笑一边把烟扔出了窗外:“不用紧张,你这么漂亮颜先生肯定会注意到你,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坐在那里就会很撩人了。”

 会所是在半山腰上,寸土寸金的销金窟,非富即贵才会来这里。

 司卉锦是这里的老板娘,据说这原来是她男朋友的,后来男朋友死了,就变成了司卉锦的。

 她这个人很会来事,所以她出现在景栩的身边的频率很高。

 到了会所,她带着我往里走,迎过来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叫她司老板。

 “颜先生来了,在188房。”

 “嗯,有其他人吗?”

 “没。”

 “好,知道了。”司卉锦领着我来到一个包房门口,她跟我说:“你在门口等一会,我先进去跟他打个招呼。”

 我就站在门外惴惴不安地等着,屋里传出悠扬的音乐,还有司卉锦悦耳的笑声。

 过了一会,她出来了,倚在门框上跟我说:“别怕,颜先生长的很帅,真没想到他那么帅,如果他看中你了,你就能救你的栩哥了。”

 她拍拍我的肩膀,帮我推开门:“进去吧!”

 里面很暗,隐隐的红蓝交替的光,包房角落里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我犹豫着,司卉锦推了我一把我就踉跄进去,她顺手就把门给带上了。

 我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现在,我插翅难逃。

 我怕的厉害,腿都在打晃。

 那个坐在角落里的男人向我招招手:“过来。”

 我一步一步向他挪过去,离他越近就越看清楚他的样子。

 他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可能年纪会更大一点,因为他看上去很年轻。

 司卉锦没骗我,他长的很帅,尽管灯光昏暗,但我仍然能够看到他漂亮的五官。

 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大帅哥。

 甚至,刚才我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还有莫名奇妙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他又向我勾勾手指头:“蹲下来。”

 他的态度是傲慢的,我强忍着不适蹲了下去。

 他忽然在墙上摸到开关开了灯,房间里顿时大亮。

 我看到他的眼睛一亮,身体也直了起来,方才不振的情绪似乎也振作了不少。

 他打量着我,眸光很锐利:“叫什么?”

 “珊珊。”这是刚才司卉锦给我起的,她让我跟他就说这个名字。

 “珊珊,名字很俗气,不过。”他忽然伸出手捏住了我的下巴,他不温柔,手很重,疼的我的眼泪水都要飙出来了:“这张小脸蛋真是精致绝伦,司老板真有本事,找来这么一个小妖精。”

 他的外表很帅气很儒雅,可是,本质里他和那个胖子没有区别,都是色中饿鬼。

 他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拉坐在他的身边。

 他的手敷在我的手背上,他的手心干燥,至少没有黏黏糊糊的那么恶心。

 我忐忑不安地在他身边坐着,他的食指轻轻地在我的手背上敲击着。

 他不说话,房间里异常安静,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忽然,他问我:“几岁了?”

 “十八。”

 “成年了?”

 “刚成年。”

 “唔。”他满意地点点头,又扭头看我,一边看一边摇头:“很久没见过这种勾魂的小脸蛋了,你是谁的人?”

 “鸿鹄。”我说的是景栩的公司名字,也是司卉锦教我说的。

 “鸿鹄的老板挺有诚意的。”他递给我一个话筒:“会唱歌吗?”

 “会。”我低低地应着。

 “唱一个吧,就这个。”他指了指对面墙上超大的液晶屏。

 是首老歌,不过正好我会唱。

 还好我唱歌不难听,但是我很害怕, 我自己都听出来声音有点抖。

 他靠在沙发里,一只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打着拍子,另一只手端着一杯酒。

 他的手指每次触碰到的大腿上的时候,我的心里恶心的一张嘴都要吐出来了。

 好容易我把这首歌唱完了,他放下酒杯拍了拍手:“真好听,你这样娇艳欲滴的小嘴里唱出来的每一个音符,都那么好听。”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