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才听到了什么颜先生,他很厉害吗,他很有钱吗?”我结结巴巴的。

 “是的,他很有钱。”景栩弯着腰注视我,在不怎么明亮的光线中,他的瞳里倒映着我急切的小脸:“他来国内找合作伙伴,只要跟他合作,之前亏的那些钱根本不算什么。”

 “他会和我们合作吗?栩哥,你这么厉害,这么有本事。”

 “这种事情,不全靠本事的,靠运气。”

 “他喜欢什么,可以投其所好。”

 景栩一瞬不瞬地看着我,他的眼神让我很不安,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奔流了。

 他看了我一会,终究什么都没说,淡淡地跟我说:“你去休息吧,早点养好身体去上学。”

 我去楼下花园晒太阳,阳光晒得我头皮疼。

 我抬头去看景栩的书房的窗户,窗帘还是拉的紧紧的,他肯定在为他公司的事情头疼。

 “不热吗,别把你豆腐一样白的皮肤给晒黑了。”司卉锦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她在我的身边坐下来,伸出手指在我的胳膊上摸了一下。

 她的手指头冰凉,摸的我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我下意识地缩回手臂,她用手掌撑着脸颊端详我:“啧啧啧,你真是个小美人,我也算见识过不少美女,还真没有你这么漂亮的,难怪那胖子把持不住。”

 我把脸转过去,我讨厌司卉锦的眼神。

 “你的皮肤修复能力不错,身上没有留下疤痕,不然的话就不完美了。”她自顾自地说。

 “你知道颜先生吗?”我回头问她。

 “文莱的那个大富豪?”她点点头:“知道啊。”

 “栩哥想和他做生意?”

 “不只是阿栩,全梧城的人都想跟他做生意,只不过我们现在亏了这么多钱,没那个实力了,那个颜先生连看都不会看我们一眼。”

 “如果我们能和颜先生做生意就好了,”我弯下腰用小树枝在地上乱画着:“不知道颜先生喜欢什么,我们可以投其所好。”

 “只要是一个男人,”司卉锦也弯下腰来侧脸看着我,她涂着睫毛膏的浓密的长睫毛忽闪忽闪的:“都会喜欢同一件东西。”

 我看着她,她哈哈大笑:“漂亮女人。”

 我的心脏忽然跳的猛烈了一下,我意识到司卉锦的话里有话。

 “今天晚上。”她站起来了:“颜先生会来我的那家会所,所有人都近不了他的身,除了美丽不可方物的你。”

 我猛的仰起头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司卉锦狡黠的眸光藏在她化的过份闪耀的眼妆中:“景栩毕竟养了你十年,你报答他应该的,至于你肯不肯牺牲自己帮景栩,就看你对他的感情深不深了。”

 司卉锦踩着高跟鞋走了,她喜欢趿着高跟鞋,鞋后跟都被她踩扁了,鞋跟敲击在石板路上,声音很闹心。

 我躺在躺椅上,浑身都没了力气。

 我一直躺到晚上,刘婶喊我吃晚饭我都没有去吃。

 夜幕降临,花园里的路灯渐渐亮起来。

 景栩的车在车库前停了下来,我看到他从车上下来慢慢地朝我的方向走过来。

 路灯将他颀长的影子斜斜地投在地上,我觉得他的影子都很疲惫。

 他一直走到我面前,我从藤椅上坐起来他才好像看见我。

 我闻到了浓浓的酒气,他喝了很多酒。

 他眯着眼睛问我:“在这里做什么?”

 他准备从我身边走过去,但是踉跄了一下,我赶紧扶住他。

 “应酬吗,喝了这么多酒?”

 他的手臂圈着我的肩膀,我被他搂进怀里。

 我闻到了他身上混合的酒精和衣服上的洗衣液的味道,很复杂,也很熟悉。

 我知道他为什么喝这么多酒,我在他的怀里仰着头,一直在纠结的我忽然好像有了一个念头。

 “我,我想等会去司卉锦的会所,她说颜先生晚上会过去。”

 “唔?”他低下头看我:“你去做什么?”

 “没有男人不喜欢漂亮的女孩子。”我都有点语无伦次了:“司卉锦说我很漂亮,所以那个胖子才对我那样...”

 他长久地凝视我,摇了摇头:“你做不来的,那个颜先生不是姓邓的,我惹不起他。”

 “我做的来,我做的来。”我一叠声地说:“栩哥,如果不是你当年收养我,我现在要么死了要么就跟着小混混们不知道在干什么,栩哥,我要报答你的养育之恩。”

 他又往下埋了埋头,他离我很近,鼻尖都碰到了我的鼻尖。

 这还是我印象中的他第一次离我这么近,我的心跳的没有章法。

 他近的我都闻到了他浓重的酒味,但是并不难闻,我甚至觉得自己都有点醉了。

 “这一次。”他开口:“我不逼你。”

 “没有人逼我,我今晚就去找那个颜先生,他一定会喜欢我。”

 “你知道的。”他垂着眼眸:“男人喜欢一个女孩子最终是得到她,上床才是最终的目的。”

 他的语气很轻,我的心却惊了惊。

 我故作镇定的:“我懂的,我都十八岁了。”

 他眼睛半阖着,我看不出他是否在纠结。

 忽然,他的手指头敷上了我的嘴唇,低吟一般地喃喃自语:“是初吻么?”

 “唔。”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那,如果你真的决定了,在去见颜先生之前把初吻给我,你说好吗?”他勾起我的下巴,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压在了我的唇上。

 他的嘴唇,带着酒精浓烈的味道,足以让我醉倒。

 我在他的怀里软的像一块快要融化的软糖,当他的舌尖启开我的牙关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景栩在吻我。

 他的睫毛都扎到了我的眼睛,他的唇很软,软的我都不懂得拒绝。

 忽然,他停住了,从我们的唇齿之间挤出几个字:“我觉得现在,你应该闭上眼睛。”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