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楼下的鬼哭狼嚎声给惊醒的。

 那声音很熟悉,我硬撑着起床走出房间,扶着栏杆往楼下看。

 刚好看到景栩正拿着鞭子抽趴在地上哭嚎的胖子。

 他的速度很快,一鞭一鞭又是一鞭,胖子的嚎叫声刺耳又难听。

 “别打了...景先生,别打了...”胖子在地上匍匐着:“我不敢了,不敢了...”

 “人我是交给你了,但我让你往死里弄的么?”景栩的话音刚落,手里的鞭子又落下了。

 “啊...啊...”胖子翻滚着。

 胖子就是这么用皮带抽我的,现在我的身上还都是火辣辣的。

 没想到景栩会把胖子捉来痛揍他,我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之前,我被胖子丢在垃圾桶的时候,我觉得我是被景栩给遗弃了,被整个世界都给遗弃了。

 胖子被拖出去了,景栩扔下手里的鞭子抬头,刚好跟我四目相对。

 他眼中的狠戾还未完全消退,他的眼睛是红色的,就像是一头刚嗜血的狼。

 我的腿发软,甚至忽略了他漆黑的眼眸中逐渐恢复的温存。

 他垂了下眼眸,额头的发丝遮住了他的眼睛。

 他脸上的红色也褪尽了,只剩下瓷一样的白。

 不知道是不是这张令无数女人魂牵梦萦的脸,才会经常出入刚满十八岁的我的梦里。

 对这个世界尚懵懂的我,我的整个世界就是景栩。

 他养了我十年,他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到现在这个玉树临风的青年,他贯穿了我整个人生。

 虽然我知道,他好像并不那么喜欢我。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跟身边的阿无说:“谁让她出来的,让她回房间去。”

 司卉锦很快走上楼梯,我便一瘸一拐地折回我的房间。

 我刚刚在床上躺下来就听到了司卉锦的脚步声。

 她走到我的床前坐了下来,我闭上眼睛不想看她。

 她跟我说话:“你知道刚才阿栩一鞭子抽走了多少钱吗?”

 她的话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睁开眼睛看她妆容稍显浓烈的脸。

 “那胖子是阿栩公司最大的客户,如果这笔单成了,公司的生意就蒸蒸日上。但是现在这笔单黄了,你知道阿栩要付多少违约金吗?”

 我对金钱向来没什么概念,我茫然地摇摇头。

 她竖起三根手指头在我面前晃了晃:“这么多。”

 “三个亿?”

 “哦不,再加一个零。”

 我没想到这么多,我只知道景栩很有钱,他可以提供给我最优质的生活,我对他其他的真的一无所知。

 “那栩哥的公司会破产吗?”我怯怯地问。

 “破产不至于,不过关于阿栩的家族你可能不清楚。他们家族要选出继承人了,如果阿栩的公司亏空了这么多让家族知道了,他就将失去候选人的资格,景家庞大的家产将跟他毫无关系。”

 我真的不清楚景栩家的事情,因为这么多年我们都住在这里。

 “所以,所有人都觉得阿栩不在意你的时候,我却觉得他在意得紧。”司卉锦用指甲锉矬指甲,那嘎吱嘎吱的声音我听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我不晓得她跟我讲这个什么意思,她吹吹手指头上的指甲屑站了起来,跟我笑笑说:“阿栩把你送给胖子呢也是迫不得已,你得体谅他,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身不由己。”

 司卉锦走了,她说的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

 这几日我没怎么见到景栩,他很忙,可能是在忙和胖子的那单生意的事情。

 我的身体一天一天好起来,家里刘婶汤水每天都不断,还有医生悉心地照料,我很快就能下床走动了。

 今天天气很好,我打算去花园里走走。

 经过景栩的书房的时候,房门是打开的,他和阿无正在里面说话。

 我真的无意偷听的,但是他们谈话的内容又跟我有关。

 阿无说:“景先生,如果不把胖子揍半死的话,这笔生意就已经成了,反正景如声也已经被他弄成那样。”

 景栩背对着我,他的背影像是一棵笔直的水杉。

 我情不自禁地站住了,我想知道景栩是怎么回答的。

 他顿了一下才说话:“揍都揍了,没什么好后悔的。”

 “现在我们赔了那么多钱,六叔到时候要追问的,还有现在您又处在这么紧要的时期,如果被人家揪住了小辫子,恐怕大少二少他们要行动了。”

 “继承人这种事情,凭本事来...”

 “我们在明,人家在暗。”

 “好了,文莱的那个颜先生到国内了吗?”

 “来了。”

 “不是今晚才到?”

 “我们收到的风声是假的,颜先生昨晚就到了,他那样一个大金主所有人都巴结着,他更难伺候,不知道他的好恶到底是什么。”

 我听的愣神,都没有在意景栩已经转过身来了。

 当我看到他拧成了一颗小肉球的眉心的时候,他也已经看到了我了。

 我惊跳起来拔脚就准备跑,他却向我招了招手。

 他看上去很和气,我定了定神壮着胆子走进去。

 “我不是有意偷听的...”我赶紧说。

 他低低地跟阿无说:“你先出去。”

 “是。”阿无看我一眼,从我的身边走过去了,轻轻带上门。

 书房的窗帘是拉起来的,只有风吹动窗纱偶尔会射进来的那一束阳光。

 景栩五官深刻的脸就在那忽明忽暗中,我的心跳的厉害。

 “栩哥,我是不是让你亏了很多钱?”我仰着脸看着他藏在发丝中的眼睛。

 “唔。”他看着我,哼着。

 “还有没有办法补救?”

 “怎么补救?再把你送给胖子?”他嗤笑,唇角掀起涟漪。

 忽然他伸手捏了捏我的肩膀:“算了,你做不来的。”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