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扯住了我的衣领开始用力撕,夏天的衣服很单薄,我听到了衣物被撕裂的声音。

 胖子急不可耐的大脑袋在我眼前晃悠,他用他的腿压住我,我动都不动不了。

 他撕了我的衣服开始脱衣服,我看了他白花花的肉。

 忽然,有人敲门,一个医生探进头来:“这里是医院,搞这么大动静!”

 胖子悻悻地从我的身上爬下来,我赶紧起身把衣服拉好。

 还没来得及下床,胖子拦腰抱住了我就往外走。

 我就像一本书一样被他夹在臂弯里,我拼命挣扎,在门口撞见了阿无,我听到阿无在问他:“邓先生,这是做什么?”

 “唔,你家老板让我好好调教她,跟景先生说,不会让他失望的。”

 “阿无哥!”我大声叫着:“救我,救我!”

 我用力抬头,这样倒挂着我都要脑充血了。

 胖子夹着我往走廊那头走去,我只能看到阿无的腿一直站在原地。

 我完了...

 胖子把我带到了地下车库,打开了一辆车的车门,然后把我扔了进去。

 我慌乱地去摸身后的门把手,可胖子已经钻了进来握住了我的脚,他带上车门向我爬过来。

 “小辣椒,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胖子匍匐着,他脸上的肉全都涌下来了,就像是一条泛着油光的大火腿。

 他把车门给锁了我打不开,我拼命用脚踢他。

 一脚踢在了他的脸上,可能把胖子给踢痛了,他捂着脸好几秒钟,然后忽然抬手狠狠给了我一耳光。

 “他妈的,不识抬举的东西,你还真当你是景栩的什么人了?”

 胖子的一耳光把我给打蒙了,我眼冒金花半天都看不见东西。

 等我回过神来胖子在撕扯我的衣服,我的上衣本来就被他给撕破了,他一拽衣服就开了。

 我里面特意穿了一件吊带小背心,胖子好像有点失望,然后继续撕。

   我的力气没他大,渐渐地,我没有力气了。

   我的小吊带被他撕碎了扔到一边,裤子被他拉到了大腿下面。

   绝望已经让我没有挣扎和抵抗的欲望了。

   我木然地看着正脱着自己衣服的胖子,他只要一动他的胸部就会颤一颤。

   其实他的胸比我的还要大。

   他脱光了自己,向我压下来。

   他软趴趴的肥肉像块猪油一样糊住我。

   他身上混合着油脂,体味,烟味,等等难闻的味道,我快要窒息了。

   脑子混沌间,我想起了景栩。

   他不吸烟,身上永远有淡淡的薄荷味,不像这胖子臭气熏天。

   哦,景栩...

   啊,好痛....

   胖子在咬我,一口咬在了我的胸口,我疼的差点没有晕过去。

   胖子发出愉快地低哼声,就像是一头猪吃到了他想吃的食物。

   “小处女,听说你刚满十八岁?既然成年了我们就玩点刺激的。”

   他的手在车里到处摸索,然后他摸出了一支粉红色的物体,他兴奋的眼睛都红了:“我给它抹点润滑油,你的第一次给它,好不好?”

   他用他的大腿压住我又开始翻找润滑油,他不仅是个色鬼,他还是一个变态。

   我刚才溜走的斗志又回来了,他的腿只是压住了我其中一条腿,还有一条腿是可以动的。

   我抬起腿用力向他的胯下踢过去,用尽我全身的力量。

   我准确无误地踢到了胖子的命根子,他浑身的肥肉颤了一下,短暂地停顿之后,手里的东西掉在了车里,他捂着裆部嘶吼:“啊...”

   趁他在嚎叫,我赶紧爬到车前面打开车门锁,然后抓起我的衣服就跳下车。

   我以为我能逃出升天了,可是另一只脚还没落地就被那个胖子给捉住了脚踝。

   我一脚踏空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大马趴,趴在了地上。

   灰尘满天,我半天爬不起来。

   胖子用脚踩住我,声音都变调了:“小婊子,你他妈把老子当沙包来打?”

   胖子疯了,他开始打我,用他裤子上的皮带抽我。

   那皮带抽在裸露的皮肤上,就像是拿刀子在割我的肉一样。

   我没有还手之力,胖子连哭都不给我机会,他手脚并用,一边打一边骂:“他妈的你坏了老子的兴致,以为老子什么女人都想碰?浑身都是灰,脏了我就把你废了,反正也没用了...”

   到后面他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清了,耳朵里灌满了灰,还有几皮带抽在了我的耳朵上,胖子打累了喘着粗气蹲在我面前,他捏着我的脸使劲晃:“别以为你这张小脸蛋长的漂亮就能为所欲为,说到底你也就是景栩送给我的小婊子,他把你给我了,我想搞你就搞你,想弄死你就弄死你!”

   胖子的肥脸在我的眼前来回晃,就好像大钟楼的钟摆,摆过来,摆过去。

   他在我的视线里逐渐模糊,我的耳朵里只有一个名字。

   景栩,景栩...

   到后来,我的意识就有点涣散。

   我已经感觉不到疼了,脑袋以下的躯干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

   昏昏沉沉当中,我感觉到胖子在打电话,我像一堆烂肉一样在地上躺着。

   胖子在往我的身上吐口水,很快有人跑过来的声音,胖子在跟来人说:“把她给我扔了。”

   “邓老板,扔哪里?”

   “随便找个垃圾箱什么的,不就是一个垃圾,还以为自己是什么!”

   胖子又往我身上吐了口口水,然后他就上车了。

   我的脑袋钝钝地疼着,像是有人用木槌在一下一下地锤我的脑袋。

   胖子的车开走了,有人拖着我的脚把我往角落里拖,我的后背都摩擦在地上。

   不过,不痛...

   他们真的把我扔进了一只很巨大的垃圾桶里,巨大到把我丢进去之后,我身底下压着很多垃圾,香蕉皮啊,牛奶盒啊,等等等等那些还觉得垃圾桶里很空。

   酸臭味包围着我,咣的一声他们合上垃圾桶的盖子,脚步声远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有意识还是没意识,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但是我却动不了。

   我睁开眼,又闭上眼。

   闭上眼,又睁开眼。

   我异常清醒,垃圾的腐败味道令我晕眩,空气越来越稀薄。

   大约过了一个世纪,大约过了一亿光年。

   恍惚中,有垃圾车开过来,机械手把垃圾桶举起来,把我倒进了垃圾车里。

   我躺在垃圾上面,看着沉重的盖子在我的眼前盖上。

   这次,更加密不透风。

   窒息,绝望...

   我以为我死定了,但是我没死。

   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躺在熟悉的床上,天花板上也是熟悉的水晶灯。

   我四处张望,手背上扎着吊瓶,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回到家里了,是景栩救了我吗?

   我想直起身,忽然门口传来了阿无的声音。

   “景先生,现在怎么办?”

   “找到姓邓的,人他可以随便玩,但是当做垃圾扔了,不行...”

景栩的声音,又陌生又熟悉,又遥远又模糊...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