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我身边的胖子忽然把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裙底!

   肥厚而又潮湿的手掌在我的大腿上抚摸,恶心的令我立刻跳起来,结果酒水泼了我一身。

   黏腻的饮料顺着我的大腿往下流,裙子彻底贴在身上,那胖子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臀部。

   我惶恐地抬头去看对面的景栩,他气定神闲地抬起头来,略带责备的眼神从我身上掠过。

   “去楼上客房换一件衣服吧!”他站起来,优雅地用纸巾擦了擦嘴。

   他这是要走吗,我跟上去:“栩哥...”

   “你去酒店房间换衣服。”他回头淡淡地跟我说。

   这是他第一次带我来这种地方,我不知所措地牵住了他的衣角。

   他低头看着我牵着他衣角的手:“乖,听话。”

 他很少这样温柔地跟我讲话,我还在愣神中他已经从我的手里抽走了衣角,走出了酒店的包房。

   我跟在他后面落荒而逃,身后那个死胖子的眼神似乎早就穿透了我的衣衫。

   我被保镖安排在酒店楼上的一间房间里换衣服,我颤抖着手把门锁给反锁上。

   我躲进房间拉上窗帘,然后飞快地脱下潮湿的衣服,其实内衣也湿了,我咬着牙没换,想着赶紧换好就马上离开这里。

   我伸手去拿床上的衣服,忽然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然后一个热乎乎的身体贴住了我,两只肥腻的胳膊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腰。

   “小美人,想死我了...”

   是刚才那个胖子...

   我快要吓死了,他怎么在这个房间里?我刚才明明反锁了...

   我感觉到他的嘴在我的后背乱亲,我奋力挣扎用力的从他的手臂里钻了出去,然后随便拿起一件衣服当在胸前。

   他笑的连眼睛都看不见了,满脸的横肉:“小美人,今天一个晚上我都不知道吃的什么,我最想吃的就是你...”

   “你不要乱来,栩哥会对你不客气的。”我腿发着软往后躲,退到了床头柜的边上,琉璃台灯的棱角硌到了我的后腰。

   “景先生啊...”他更是笑的见牙不见眼:“你晚上如果不伺候好我,景先生才会生气。”

   “你什么意思?”

   “景先生真是客气,把你送给我了...”他搓着手掌向我扑过来。

   “不要,你别过来...”我苍白地喊着,胖子已经扑过来抱住了我,他撅着嘴要亲我,我拼命向后躲。

   他说景栩把我送给他了?

   怎么可能?

   景栩养了我十年,给我上最好的贵族学校,给我最好的生活,怎么可能把我送给面前这个脑满肠肥的胖子?

   他的嘴唇已经贴上了我的脸颊,我一阵恶心。

   我一只手在身后乱摸,摸到了那只棱角分明的琉璃花瓶。

   胖子的嘴已经往我的脖子下面亲,手还在扯我的底裤。

   顾不了太多。

   我握住花瓶举起来朝胖子在我的胸口不停辗转摇动的脑袋上狠狠砸下去。

   我用了吃奶的力气。

   胖子发出一声闷哼,他的脑袋忽然不动了,然后我看到殷红的血从他头发稀疏的头顶上渗出来。

   他趴在我身上就像一只壁虎一样慢慢滑在了地上。

   我仓皇地把衣服套在身上不敢多看他一眼,冲出了房间。

   我一路狂奔快要跑到家了才发现我没穿鞋,小石子都把脚底板割破了,我终于看到了家的大门。

   我趴在门框上喘息,回头看地面红色的血迹星星点点,像是开了一地血色的花朵。

   门房看到我都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扶我:“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栩哥呢?”

   “在呢。”

   我一瘸一拐地跑进大门,看到了客厅还亮着灯的大宅。

   看到那温暖的橘色的灯光,我的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栩哥...”我踏上门廊推开大门哭着往里面走:“那个胖子说你卖掉了我,他骗...”

   我走了两步猛的停了下来,沙发上的衣衫不整的男女正在热烈拥吻。

   女人裸露的长腿像条蛇一样盘在景栩的身上。

   我愣了好几秒钟才用手捂住了眼睛。

   我听到女人低语着:“栩,栩,好像有人来了...”

   我从指缝中往外看,刚好撞到了女人的眼神。

   她媚眼如丝看着我笑,两只手臂勾住了景栩的脖子,在他的耳边吹了吹气:“栩,你的小养女回来了。”

   景栩的嘴唇终于离开了女人的,他没有回头看我,低哼了一声:“先上楼去!”我逃也似地奔上楼,刀割一般的脚底都感觉不到痛了。

   上楼梯拐弯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往楼下看了一眼。

   女人正在从沙发上慢慢坐起来,慢条斯理地披上暗紫色的睡袍,靠在了景栩的肩膀上。

   她仰起头跟我笑。

   她叫司卉锦,是景栩众多绯闻女友中的一个。

   我狂奔进我的房间,坐在我的床上发呆。

   整个人都是麻木的,屈辱感,莫名感,愤怒感,从我疼痛的脚底板开始蔓延。

   枯坐了不知道多久,有人推开了我房间的门走了进来。

   他一直走到我的面前,我看到他睡袍下面的笔直的长腿。

   他忽然蹲下来握住了我赤裸的脚,我情不自禁抖了一下。

   他低着头看了一眼,低叹了一声:“怎么搞成这样?司卉锦,拿个药箱过来。”

   司卉锦很快拿药箱来,他从里面拿出酒精药棉给我处理伤口。

   我看着他漆黑的浓密的头发发呆。

   他很少对我这样体贴,而且还在和别的女人耳鬓厮磨之后。

   双氧水浓烈刺鼻的味道充斥在整个房间里,他手法极度温柔地帮我包扎好了伤口,抬起头来,粉红色的灯光将他漆黑的眼眸晕染上一层迷幻的色彩。

   他看着我,说:“邓先生被你砸进了医院,缝了十二针。”

   原来,他已经知道了。

   我呼吸一梗,下意识要把脚从他手心里抽出来,但是他却握着很紧。

他仍然微笑:“邓先生脾气很暴躁,赶走了所有的护士,他在医院的这几天,你去照顾他。”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