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是你!”

 张寒一脸的惊愕,因为他万万没想到,来赎他的人,竟然会是柳如烟!

 没错,来的人,正是张寒名义上的老婆,烟雨国际的霸道女总裁。

 相比起张寒的惊讶,安静却是一脸震惊的神色。

 柳如烟在中海市的大名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这个女人太有才华了,且还以貌美如花和冷若冰山的性格而闻名。

 短短几年时间,就将自己创立的公司做成了上市公司,可以说,她的名头不仅仅是在商界,在中海市,稍微有点排面的人,就没有不知道柳如烟的。

 安静忍不住瞄了张寒一眼,心里暗道:“这个人,怎么会认识柳如烟?难道,他还有什么我没查到身份?”

 “怎么,我来你很惊讶么?”柳如烟秀眉紧蹙。

 在出事后,她先将暖暖送了回去,然后又折返了回来。

 毕竟这件事是因为暖暖而起,且张寒的性格她太了解不过,软弱无能,自己离开后,必然会被人百般刁难。

 没想到,等她赶到现场之际,张寒和宝马车司机都已经不在了,现场只留下一辆被拆了一个车门的宝马车。

 通过路人,柳如烟了解了事情的大概经过,虽有惊愕,但依然急匆匆的赶到了警局,没想到,张寒不仅不领情,反而还用很惊讶的表情看着自己。

 难道,自己很不近人情么?

 “是很惊讶。”张寒丝毫没有掩饰,笑了笑,说道:“暖暖呢?”

 “她小姨在照看。”听到柳如烟的话之后张寒一愣。

 “那个混世小魔王!”张寒无奈摇头,柳如烟的妹妹柳语嫣,是个不折不扣的混世魔王,五年前,张寒便时常被她捉弄调笑,若是女儿跟她在一起,可别被教成下一个混世小魔王啊!

 “你好,请问是白警官吗?我是柳如烟。”柳如烟对安静淡淡一笑,伸出了手。

 “你好。”两人握了握手,随即就听柳如烟说道:“我对赎人这件事不怎么懂,需要什么手续?”

 安静闻言有些为难,张寒的这件事还没有定义,虽然对方是酒驾,但张寒故意伤人这件事却是板上钉钉的,现在肯定是不能放他离开的。

 但柳如烟的面子,她又不好驳回,一时间,她有些为难。

 见安静一脸的为难,张寒开口道:“你能来,我很意外,也很感激,不过,这件事不需要你插手,我会处理好,不会牵连到你和暖暖。”

 柳如烟闻言一怔,随即俏脸一寒,那双好看的眸子内,更是充满了怒火。

 “这个王八蛋,自己为了他匆匆赶来,甚至不惜自降身份亲自来警局赎他,而他不领情也就算了,竟然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她到要看看,没有自己,他要怎么解决这件事。

 柳如烟倒也痛快,对安静点了点头后,竟转身就走。

 对此,张寒只是无奈一笑。

 这性子,还是这么霸道,不容半点质疑与反驳啊!

 “就……走了?”安静一脸的目瞪口呆,这个女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明明是来赎人的,怎么一言不合就走了?

 “你们……”安静一脸的疑惑,而张寒却只是摇头,说道:“朋友,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安静冷笑,骗鬼呢,堂堂烟雨国际的总裁,平日间日理万机,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普通朋友自降身份,亲自来警局。

 见张寒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一点不为接下来的事发愁,安静便没由来的一肚子火,“喂,你刚刚就是给她打电话?如果是的话,你的希望可能要落空了,因为柳总已经走了。”

 张寒无奈的耸了耸肩。

 对于那个女人在中海的能力,张寒百分百的信任。

 果然,几乎就在安静的话音刚刚落下之际,她的手机忽然响起,她看了一眼电话号码,随即走到角落里接了起来。

 张寒并没有刻意去听安静的电话,但从安静不时瞄向自己的眼神可以猜到,这个电话,肯定和自己有关。

 挂断电话后,安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张寒说道:“你可以走了。”

 电话是刘局亲自打来的,只有一句话,那便是无条件放人!

 见张寒没有丝毫意外的起身,安静的美眸中也不免升起了一抹诧异。

 难道,这个男人早就知道自己会没事?

 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惊动刘局亲自给自己打电话。

 “今天的事了了,我不知道你有着怎么样的背景和关系,但我要提醒你一句,那个谭勇并不是好惹的,你打断了他一条腿,既然官不究,那他私下里,肯定会报复你。”

 临走前,安静好心提醒,但随后,便咬牙切齿的说道:“还有,我们之间的账,还没算完,张寒,我记住你了。”

 这个混蛋,竟敢占她的便宜,他最好祈祷,别再犯在自己手里。

 “能被安警官这样的美女记住,是我的荣幸。”张寒一脸的痞笑,甚至还贴在安静的耳边低声道:“美女,你身材真棒。”

 “你……”安静气急,伸手就去掏枪,不过张寒早就在说完这句话后扬长而去了。

 “混蛋,王八蛋!”安静气的跺脚。

 出了警局后,就发现天已经黑了,而在警局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张寒出来后,车窗便慢慢降下,露出了一张妩媚到极点的脸庞。

 看到这张祸国殃民的脸之后,张寒忍不住一声暗骂:“真是个妖精啊。”说罢,脸上挂起了一丝痞笑,慢悠悠的向车子走去。

 “怎么,不下车迎接一下我么?”张寒走到车子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车里的女人,然后伸手一把勾住了女人的下巴,咧嘴笑道:“两年不见,这张脸蛋还是那么的狐媚呢。”

 女人轻轻拨开了张寒的手,然后给了张寒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一眼的风情,哪怕是纵横情场多年的张寒,也忍不住浑身一酥,这个女人,还真是媚到了骨子里。

 “回国了也不知道告诉我一声,若不是出了事,恐怕,你还不会给我打电话吧。”女人一边说,一边让司机打开了车门,待张寒上车后,女人忽然贴进了张寒的怀里,一脸妩媚的说道:“两年前的那个夜晚我可是一点没忘呢,两年没联系我,怎么,是想拔屌不认账,做个负心汉么?”

 我擦!

 这个女人,不仅魅惑天成,且还是一如既往的彪悍啊!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