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张寒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传导而来,随后便是身体一轻,整个人都被撞飞了起来,随后,狠狠的砸在了车子的风挡玻璃上。

 这一下,直接将车子的风挡玻璃给砸了个粉碎,而张寒整个身躯几乎都陷入了车子内。

 这一幕,直接将周围的人全部惊呆了。

 快,这变故发生的太快了,几乎就在电光火石间,而那个男人,就好像超人一般,突然出现,一把护住了那个小女孩。

 哪怕是柳如烟,也是杏目圆瞪,一脸的骇然。

 “暖暖!”柳如烟终是回过了神来,快步上前,一脸的慌乱。

 “妈妈,我没事。”小女孩挣扎着从男人的怀里扑向了柳如烟,直到这时,张寒才发出了一声闷哼。

 车速太快了,哪怕是张寒,也被撞的瞬间失神。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而是第一时间看向了暖暖。

 “暖暖怎么样?”张寒挣扎着从风挡玻璃内起身,完全不顾还在流血的后背,一脸急切的问。

 “是你。”直到这时,柳如烟才发现,救下自己女儿的,竟然是那个,曾让自己恨之入骨的男人。

 “暖暖没事。”小丫头受到了惊吓,小脸煞白,但依然对张寒挤出了一丝笑脸,“谢谢叔叔。”

 听到‘叔叔’二字,张寒心头一紧,但当他看到小丫头苍白的笑脸后却又心头一暖,忍不住摸了摸小丫头的脸,说:“没事就好。”

 “你受伤了。”柳如烟皱着眉头,虽然他对这个男人依然没有丝毫好感,但不管怎么说,他是为了救暖暖才受的伤,且如果不是他,刚才那一下,可能会要了暖暖的命。

 张寒摇了摇头,刚要说话,却突然听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草,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吗?妈的!”

 随着话音落下,就见一个长的肥头大耳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随着他下车,一股酒气顿时自空气内弥漫开来。

 “哪来的孩子,没人告诉她走路要看车的吗?难道是有人生没人教的野种?”男人骂骂咧咧的道:“呸,真他妈晦气!”

 这一句话,直接激怒了张寒,就看到,他脸色一冷,一双狭长的眼睛,犹如一把刀子一般眯了起来。

 如果被熟悉张寒的人看到他这副表情,那么肯定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张寒你赶紧去医院吧,这件事,我会让公司法务部的人来处理。”柳如烟不愧是上市公司总裁,面对险些撞伤自己女儿,且还对女儿污言秽语的人,竟然还能保持平静。

 这份情商,无愧霸道总裁之名。

 “不用,这件事我来解决,你带着暖暖离开。”张寒的语气毋庸置疑。

 听到张寒的话后柳如烟微微一怔。

 五年没见,这个男人似乎变了很多。

 五年前的他,胆小,懦弱,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习惯于躲在她的身后,哪怕面对家里的冷言冷语,他都不敢有丝毫抱怨。

 而此刻的他,面色冰冷,沉着冷静,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霸道的气息。

 就连他的语气,都是那么的不容置疑。

 这,还是那个哪怕是自己,也不曾看起半分的男人吗?

 这五年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将他改变成这个样子?

 虽然心有疑惑,但面对张寒不容置疑的目光和语气,一向习惯于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柳如烟竟难得一见的选择了顺从,点了点头,“好。”

 说罢,转头冷冷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随后便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带着暖暖离开了。

 “草,哪来的傻逼娘们,你瞪谁呢?开个宾利就牛逼吗?还不是被人包养的骚货!”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再度响起,而张寒却猛然转头,一脸阴冷的看向了他。

 “你看个JB,撞坏了老子的车,说吧,怎么赔,老子这可是宝马7系,宝马7系你懂吗?一百多万!看你穿的这个寒酸样,你特么打工一辈子都赔不起吧!”

 张寒闻言不怒反笑。

 一百多万,张寒赔不起?

 殊不知,在海外,张寒名下所拥有的豪车足足停满了整个车库,不止如此,如果他愿意,哪怕是洲际导弹车,也不是不能弄到。

 而这个胖子,竟然说张寒赔不起!

 张寒拿出了一张通体漆黑的银行卡,说道:“我给你三百万,一百万赔你的车子钱,至于剩下的两百万……买你一条只知道踩油门,却不知踩刹车的腿!”

 这张卡是花旗银行的高级贵宾卡,可以无限透支,全球拥有这张卡的人不超百人。

 而张寒,便是其中一张卡的主人。

 说罢,张寒轻轻抛出了银行卡,随即冷笑着向胖子走去。

 此刻的张寒,虽面有笑意,但那一双眸子内,却有着滔天的怒火,整个人散发出的气势,更是宛若修罗恶鬼一般,瞬间,就将胖子嚣张的气焰给压了下去。

 “你,你要干什么!”胖子一边后退,一边慌乱的说道:“我告诉你啊,我表哥很有势力,就算是公安局局长见到也要礼让三分,你若是……啊!”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惨叫,却是张寒一步上前,一拳打在了胖子的肚子上。

 这一拳,直接将胖子打飞了出去,肥胖的身躯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而他整个人更是宛若一只虾米一般,蜷缩着肚子,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我草你妈,你敢打老子,你知不知道……啊!”

 又是一声惨叫,却是张寒一脚踩在了他的右腿上。

 “我说过,我要买你一条腿,不管你是谁!”随着话音落下,张寒猛然加力。

 就听‘咔嚓’一声,却是胖子的右腿直接被踩断,白森森的骨茬甚至都刺破了皮肤,裸露在外。

 这一幕,吓得周围看热闹的人惊呼连连,一个个犹如看怪物一般看着张寒,男同胞们一个个的全都后退,远离了现场,至于那些妙龄少妇们,却用晦涩难懂的眼神看着张寒,眼底,是说不清的意味。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