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岭南市刑侦大学。

 七月的岭南市已进入初夏,满地钢铁森林耸立。这里是全国最发达城市之一。

 这也是一个每年犯罪率超过百分之零点四十八的城市。

 百分之零点四八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就是在城市里随机抽取两百个人,就有可能遇见一个穷凶恶极的罪犯。

 岭南市里的每个人都行色匆忙,整日为生活劳累奔波。

 有些人神色安详,不谙世事;有些人百味杂陈,尝尽人间百态炎凉。

 人有明暗,人分百态,谁知道你身边的某某是不是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人世难参,人性难料。

 岭南市市郊的刑侦大学内,人声喧哗。

 众人团团围在学校大门不远处的小广场,包围圈中心是刑侦大中几大系的风云人物。

 禁毒系的钟秦,治安系的周琳安,刑侦系的孔菲菲,交通系的李茂。

 这是刑侦大学推理社组织的一个有奖推理活动。如今已进行了四轮推理比赛,四天里,淘汰了近二十人,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决赛。

 孔菲菲站在人群围成的包围圈中心,避开禁毒系系草钟秦炙热的目光,看向了人群内的赵苗苗,并向对方竖起了她纤细的中指……

 认识这个沙雕闺蜜完全是因为两个人相同的ABB式姓名。

 大概算是一见如故吧。

 于是两个沙雕之间发生了不一样的化学反应。

 大一到如今大四,孔菲菲都不知道被这个姓赵的女人坑了多少次。

 就像这次,打着“再不参加活动就要毕业了”的口号,硬是给孔菲菲报了这活动的名。

 可孔菲菲却心知肚明,这姓赵的女人分明就是眼馋最后获胜者的奖品——一口不锈钢锅。

 失神半晌,再看向推理题内的嫌疑人。

 这是一个半模拟的凶杀案现场,死者一人,嫌疑人八人,有做案时间的就有四个人。

 孔菲菲看了看手中文稿的线索,看向半模拟的凶案场景。案发现场都是精心布置过的,连案发现场的人都是推理社成员扮演的,甚至是血迹,指纹都有,更别说是线索了。

 孔菲菲本就是学习刑侦的,对现场线索的对比排查,对四个嫌疑人的社会关系进行一系列的推理,她敢肯定,凶手便是李诸。

 可……李诸是模拟现场里的哪个人?

 孔菲菲看向现场的八个嫌疑人,一脸的迷茫。

 她说她忘了……有人信吗?

 另外几个参赛选手还在模拟现场收集线索,孔菲菲环顾四周也不好意思开口问。

 她按下抢答器的按钮,凭着仅省的记忆指着模拟现场一旁最可疑的男人,几乎蓦定的说:“他就是凶手。”

 一旁的喧哗倏地沉寂,随后爆发出巨大的笑声。

孔菲菲一脸懵:“嗯?”

 那模拟现场旁的男人依言抬头。

 孔菲菲入目的便是那张白净的脸庞,即使隔了五六米远,还是能看见他的皮肤透着几丝淡淡的青蓝色细小血管,深邃的瞳、微长的寸头,原本阴柔的脸庞却因一双剑眉硬生生的添出几分和谐的阳刚之气。

 男人穿着黑色休闲宽松衬衫和黑色宽松九分裤,踩一双黑色1970s匡威,懒懒散散靠在一旁,肩宽腰窄一副好身材。

 那陌生男人的目光落在孔菲菲的身上。

 孔菲菲头皮发麻。

 “嗤。”

 她听见男人笑了一声,骂道:

 “白痴。”

 什么?还未待孔菲菲反应过来开口反驳时,男人已插着裤兜远离模拟现场。

 她……是被骂白痴了吗?

 ————————————————

 “啊!我的小祖宗!”赵姓女子已经从比赛结束号到了现在。

 孔菲菲耳朵疼,并且她高度怀疑赵苗苗是在报复她,报复她在关键时刻指错了人而导致她没有得到第一名,便与那口赵苗苗倾心已久的不锈钢锅无缘了。

 晚上回了寝室,赵苗苗总算是道明了她对孔菲菲耳朵进行折磨的原因:“孔菲菲同志!你怎么能指着我们刑侦大唯一的校草大人大叫凶手?!”

 刑侦大的寝室都是双人间,很宽敞,孔菲菲就和赵苗苗一个寝室。

 “笑草?”孔菲菲站在洗漱台前,穿着一条非常粉嫩的卡通睡衣,皱着眉刷牙,口吐不清。

 她怀疑自己永远跟不上这学校八卦论坛的更新速度。

 照这个速度下去,她的心理上迟早会提前衰老的。

 而且,校草?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有这个校草的存在?

 赵苗苗像是一眼看穿了孔菲菲的想法,嘚瑟地坐到洗漱台上,用她的鼻孔正对孔菲菲的脸,便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最后孔菲菲明白了,那陌生男人叫陈岑,是14级的学长,已经毕业刑侦大三年了。

 原本陈岑在大二那年因为巧合协助警方破了一个连环杀人案,便被侦查局的局长发现是个好苗子,并且破例准许陈岑协助岭南市市侦查局办案。

 从那时起此人便像开了挂一般,因为协助市侦查局办案两年,侦破无数大小案件,人又英明果敢,能力超群。

 在四年的刑侦大毕业后连统招都未参加便被市侦查局破格录取,做了重案组组长。

 从此以后陈岑便闻名于刑侦界。

 因为颜值极高与才华横溢,所以又被刑侦大的学妹们评选为刑侦大唯一的校草级别人物。

 这完全是过着别人家孩子般的生活。

 孔菲菲是悔不当初,一口吐掉口中的泡沫,满脸哀怨:“我现在去抱大腿还来的急吗?”

 “晚了!”

 赵苗苗翻了个白眼,表示对这种墙头草行为的极度不满:“学长只是来学校做演讲的,而且只有今天下午。”

 “那为什么你没叫我一起去报告厅?!!”

 “谁今天说的要在图书馆自习一下午的?看你这么认真,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损友毁青春……

 孔菲菲微笑,随后拿起面盆对着赵苗苗大喊:“妖孽看我今天不灭了你!”

 —————————————

 对此,今天的陈岑——

 “真是晦气。”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