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好巧呀,我们被分到了一个班上呢。”

小豆芽兴高采烈的和牙清清叙说着下午在幼儿园发生的事:“妈咪,我今天在这里玩的很开心,然后李老师还给了我一袋小牛奶,我特意给妈咪留下来了。

“是吗?”

牙清清看着小豆芽眼神四处搜索,最终将目光定格在站在她脚边的邝尘星身上。

“我的小牛奶呢?”

小豆芽眉头皱的老紧,一双眼睛圆滚滚的盯着邝尘星的脸。

邝尘星在听到小豆芽的声音后,立刻欢快的嗯了一声,随即把背在身后的书包提到身前,从里面掏了半天,最终拿出一袋比他手掌大一圈的袋装酸奶。

“在这呢,我并没有偷喝,你看!”

说完邝尘星垫起脚尖不断地将手里的酸奶往小豆芽的手里送。

牙清清被邝尘星的小动作逗得嘴角也跟着翘了起来,她将小豆芽放在地面,想着两个孩子在一起才更加欢快。

没过多久,几个老师跟着罗云一起从幼儿园走出来。

牙清清率先打了一声招呼。

“罗阿姨。”

罗云推了一下眼镜,嘴角微勾:“呵,这么晚才来接孩子呀。”

邝尘星在看到罗云之后,立刻安静下来,板着小脸走到她的身旁,带着气势地喊了一句:“奶奶。”

罗云身边的几个老师被邝尘星这幅模样逗得发笑,其中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师,还在邝尘星的脸上捏了几下。

牙清清知道自己能这么容易就办好了入园登记,肯定有罗云的许可,所以趁着大家调笑的空当和罗云道了声谢。

“你不用谢我,我是园长,招生本就是我的工作,我还应该感谢你对我们学校的认可呢。”

罗云身姿站的笔直,说话时铿锵有力,光明磊落毫无遮掩。

“不过,那也真的很谢谢罗阿姨了。”

牙清清并没有什么可以表示感谢的,只能给罗云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然而就在她起身的一瞬间,那一个星型胎记让牙清清挪不开目光。

邝尘星的后脖颈有一个星型的胎记,竟然和小说中的主人公一模一样,牙清清一时愣在原地,连罗云等人离开都没有发现。

“妈咪?”

小豆芽伸出手拉了拉牙清清的衣角,有些不安的看着她。

“嗯?嗯。没事,我们也回家吧。”

因为下午是开车来的,所以回家的路上很快,加上今天没有加班,所以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天还是大亮的。

今天是周二,明天要去小广场支摊,所以牙清清打算把大部分的行李今天都给搬过去,等到后天再把剩下的行李放在车上,周五下班就直接和小豆芽去录制节目,周日回来再去小广场支摊,这样算起来时间还是很紧迫的,再加上现在还欠了花孔雀那么多钱,她必须要再努力一点!

因为还是初春,虽然天已经变长了,但是不到七点天还是彻底的黑了下来,牙清清带着小豆芽匆忙的带着行李赶去小瓦房,小豆芽抱着一罐巧克力牛奶,喝的畅快。

从城市开到郊区,一路上牙清清车开的飞快,等上了山路,一路颠簸,小豆芽在位置上一跳一跳的,如果不是有安全带,都要从座位上飞出去了。

因为车速快的原因一个半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现在时间还早,所以小豆芽也不是很困,就跟在牙清清的身边帮忙拿一些小玩意,每次跨越门槛的时候,牙清清都能听到小豆芽清脆的笑声。

时间紧迫,牙清清几乎不敢停歇,要她忙的地方有很多,时间有限,所以牙清清最终只是把床铺好,和简单的生活用品摆放好,至于锅碗瓢盆和书本她现在根本抽不开身去收拾。

牙清清双手背后用力的伸了伸懒腰,这一晚上她真的感觉用腰过度,这个腰现在已经不是她的了……

小豆芽在西屋的床上睡着了,她看着表上的时针已经指过十二,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留下来睡吧,大不了明天早点起来,回去再洗漱。

郊区的夜晚肯定是要比城市寂静的,空荡荡的山林被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响声。

牙清清第二天睁眼的时候天还没亮,有惊无险的顺了口气才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是五点十分,时间倒是还算充裕,看着迷茫睁开眼的小豆芽,牙清清心里面也有些过意不去,但是迫于现实的压力,牙清清还是给小豆芽卷着个小被子塞进了车里。

今天算是小豆芽第一天正式上学,牙清清开出去半个小时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给小豆芽准备上学用的东西呀!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