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你动手打人还有理了?

牙清清才不会吃这种闷亏,抬起手就向着姜泽辰的脸狠狠地招呼去,全程牙清清一直都在盯着他的眼睛,她就不信这只臭孔雀就这么镇定,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姜泽辰的眼睛就像一池古井无波的潭水,深不见底,就这么望着,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他吸进去了。

盯着盯着,似乎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一般,直到自己的手贴到姜泽辰冰凉的肌肤,牙清清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蠢的事。

啊!

牙清清扶着腰从地上坐起来,果真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呀,那动作一气呵成,几乎在一瞬间就完成了。

痛死了,不就是摸一下脸嘛,干嘛下手这么狠呀!

她一瘸一拐的跟在姜泽辰身后,这一路都是脚下生风的工作人员,其中有拿着文件的,也有抱着各种服饰饰品的,甚至还有扛着摄影机奔跑的摄影师。

牙清清想要开口询问一下,但是想到刚刚姜泽辰发黑的脸色,还是安静的闭上了自己的嘴,低下头,盯着他的步伐。

花孔雀的小腿很好看,脚也很好看,走路的姿势也很好看,都好好看呀……

“少东,你怎么来了?”

牙清清突然听见一道低沉的男声,这才诧异的抬起头,再看坐在黑色皮椅上看资料的男人,那人竟然是章轶!

牙清清想到半个小时之前自己打给他借钱的电话,后来好像还无缘无故地挂他电话,这么想着她的脸顿时就烧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朝着章轶笑了笑。

章轶的目光一扫从牙清清的脸转到姜泽辰的面上。

“少东,突然过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要通知?”

说完就站起身走到姜泽辰的面前,少东家都没坐着,他哪里敢坐着呀。

姜泽辰自从进来就没说过一句话,章轶是见多了各种人精,只是这姜泽辰脾气着实古怪,距离节目开播也没有几天了,他是真害怕少东家给他搞什么幺蛾子。

“他,我的搭档。”

姜泽辰揪着牙清清的领子,将牙清清提到章轶的面前。

“嗯?”

章轶自然清楚姜泽辰话里的意思,只是他有些不敢置信这话竟然是姜泽辰主动提出的,一双眼睛微微眯起,细细的打量着牙清清,他是如何也没想到这么个不起眼的男孩子竟然能让姜泽辰另眼相待。

虽然他并不了解姜泽辰,但是姜泽辰洁癖的事情在上位圈却是无人不知的,他现在如此随意地接触牙清清,看来他之前是看走眼了,这个人果然是没那么简单。

章轶收回眼神,微笑着应声:“少东提出的,我们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那,人我带走了。”

牙清清就像个小鸡仔,被姜泽辰拎出了办公室。

“花孔雀,你给我松开,我要喘不过气了!”

窒息的感觉让牙清清在章轶的办公室门口不住的翻白眼,她是万幸这办公室不是太大,不然以后的今天就是她的忌日。

姜泽辰看着自己的手半晌,突然在牙清清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伸出手在她的头顶用力的揉了揉。

牙清清吞了吞自己的口水,傻愣愣的盯着花孔雀不可一世的脸。

那是她的错觉吗?花孔雀是疯了吗?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今天就到这里了,明早不要迟到,再偷懒就给我滚。”

说完姜泽辰就大步流星地离开。

牙清清一看时间,马上就要四点了,她要去幼儿园接小豆芽,顾不上再去纠结花孔雀的反常,也迅速的离开了经纪公司。

这一路,牙清清急的头发都要抓掉一把了,怎么处处都是红灯啊,吼——

小豆芽,别急,别急,我马上就到!

牙清清在心中默念,这个时候她倒是突然希望自己能有个瞬移的超能力,虽然着急,但是车还是不断地等红灯。

公交站旁边就是幼儿园,公交车一到站,牙清清便立刻跑了起来,虽然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了,但还是能早到一秒钟就早到一秒钟吧。

“妈咪!”

牙清清刚进幼儿园的大门,立刻听见小豆芽脆生生的嗓音。

“抱歉,我来晚了。”

牙清清蹲下身抱起飞奔而来小豆芽,在他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果然养娃的快乐在这一刻真的是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是不是等着急了,很抱歉小豆芽。”

“安安?”

牙清清听到脚边传来的声音,这才认出小邝尘星。

邝尘星撅着小嘴非常不满小豆芽有了妈咪就忘了兄弟的表现,一张包子脸一本正经的板着。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