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轶,你放心,等到录制节目的片酬下来,我一定会还你的,求你,求你你先帮我一下,帮我度过眼前这个难关。”

 牙清清但凡有一点点办法都不会和别人借钱的,但是她现在真的是束手无策,她不想看到小豆芽失望,也不想让他们因为自己不能第一时间交学费而对小豆芽有别的看法,而且即使让小豆芽等一段时间再来上学,那跟在她身边,她也是为难的,钱怎么都是不够花的,但是挤一挤一定还是会有的!

 “你需要多少钱?”

 “六千!”

 牙清清惊喜的感觉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感谢的对着手机不断点头,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白色的鳄鱼皮鞋。

 “你怎么会在这?”

姜泽辰怎么会出现在幼儿园?他又是什么时候来的?

“麻烦!”

姜泽辰冷漠的扫了一眼牙清清,随后从她身边经过,不耐烦的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随意地扔在工作人员的面前。

“你看看这是多少钱,不够的话刷卡。”

他拉过一旁的凳子,毫不客气地就坐了上去,翘起一只腿,带着不可一世的高傲。

“你……”

牙清清看着这样的花孔雀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问他了,就在牙清清尴尬的时候,收银员的声音打破了她的困境。

“先生这是4700元现金,还差1300元,请问你是要刷卡支付吗?“

姜泽辰动动自己的脖子,从钱夹里抽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凑个整,刷到一万,多余的钱,就当是提前交的费用,到时候有需要直接从这扣。”

牙清清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太不真实了,她抬手用力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嘶——

疼!她真的不是在做梦呀!

直到姜泽辰收回银行卡,牙清清还没有回过神。

“愣着干什么?还等着我请你走?”

看着又是一副高傲冷漠的花孔雀模样的姜泽辰,牙清清瞬间从感动中恢复了战斗力,这个渣男,她就知道不是什么善类!

从幼儿园离开的时候,已经两点了,想着四点就要去接小豆芽回家,牙清清瞬间一点工作的动力也没有了。

“上车。”

牙清清正在愣神,突然看到幼儿园门口停着的一辆红色骚包法拉利跑车,整个人都是石化在了门口,这个颜色未免也太亮眼了吧。

”上车?“

她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牙清清真的感觉自己的下巴都松了,再这么掉几次兴许就要接不上了。

姜泽辰眯起眼睛眸中带着冷漠的光,他真的很讨厌把话再说第二遍,他的耐心真的是有限度的,他是见鬼了吧,不然也不会故意迟到耍牙清清,后来还竟然好奇心爆棚跟着她来了个这么穷酸地方。

感受到突然冷下来的空气,牙清清还是麻溜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现在他是财主,她忍了,心中默念给钱的,给钱的!

姜泽辰开车还真不是盖的,全程都是跑在速度的巅峰,牙清清感觉再来一个突然加速,她一定不会辜负姜泽辰的期望,给他来一个翻江倒海。

好在没过多久就到达了目的地,不然她真的要坚持不住了,她现在的胃就在疯狂的翻涌。

“跟紧我。”

说完姜泽辰就率先下了车,牙清清听着他这摔门的声音,不有心中感叹,她还是仔仔细细的关上门,做不到姜泽辰那般心如止水,这么贵的车门,摔坏了,她可赔不起呀!

姜泽辰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走的又急,牙清清刚开始小碎步紧倒腾,到最后只得小跑着前进。

该死的花孔雀,你这腿怎么就长这么长,吼,要喘不过来气了……

牙清清完全就是看着对他怨念支撑着她的体力,如果目光真的有杀伤力,她真想把这个花孔雀的后脑勺盯穿!

“啊!”

牙清清如何也没有想到,花孔雀会半路停下来,整张脸实打实地撞在姜泽辰坚挺笔直的后背,痛的她眼睛都红了。

虽然鼻子非常的疼,但是牙清清还是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奇怪图案竟然在碰触到姜泽辰的时候发生了变化,甚至那乌黑的颜色也越发的透紫了。

嗯?这是什么操作?

牙清清不死心的将手放在姜泽辰的腰部,看着手腕毫无变化,还是不死心的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蹭了一下。

”我看你是活腻了!“

姜泽辰恶狠狠地扬起拳头,那一拳在落下的时候还是带着刮起的拳风,牙清清虽然想看图案是否有变化,但是还是被花孔雀的气势吓得闭上了眼睛。

“啊——”

牙清清收住声音,悄悄地睁开眼睛,看着停在自己耳边的拳头,不由庆幸地舒了口气。

“叫什么,娘们唧唧的。”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