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不寒而栗额的感觉让牙清清开车的速度更加的快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她生生缩短了一半。

原本早已经习惯的生活,好像现在一切都变了,牙清清在抱着小豆芽睡着的前一秒,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是在悄然的改变。

第二天是早上七点的闹钟,因为不需要避开上班的同事,所以牙清清还特意带着小豆芽去吃了早餐,看着小豆芽因为两个白白胖胖的大肉包开心了一个早上,她也跟着快乐起来。

太阳已经升过头顶,马路上繁忙的车流也渐渐地慢了下来,牙清清百无聊赖的站在公司门口,不断数着从公司大门进来的车辆。

“花孔雀第一天合作就给我下马威!”

牙清清脑门上的青筋暴起,她在公司的大门前已经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了,要是姜泽辰在不来,就是他长了三个脑袋,也跑不完所有的客户了,她的活祖宗呀,花孔雀你倒是快来吧……

几乎又是半个小时,嗯?那她现在走了也不算是翘班吧。

牙清清乌溜溜的眼珠闪着精光,冲着乖乖坐在椅子上的小豆芽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钢筋混凝土作证,这可不是她想翘班,她现在只是要一个人去工作了,至于在工作的途中经过了一家幼儿园,也不是不可以的呀!

这么想着,牙清清倒是觉得姜泽辰不来上班反成了一桩乐事,她笑眯眯的搓了搓手掌,眼角的余光从自己的手腕一扫而过,那个奇怪的图案怎么又变长了?但是也不痛不痒的,她便也没有放在心上。

“小豆芽,走吧,妈咪今天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嗯……”

小豆芽正在打瞌睡,听到牙清清说话,头猛地抬起,不过眼睛还是维持着眯着的状态。

一路上,牙清清是带着小豆芽风驰电掣,等着把各种要用的手续办理完毕,时间还是到了中午,两个人秉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园长的想法,最终还是悲壮的进入了幼儿园的大门。

幼儿园园长确实在办公室,只是在办理入园手续时候,牙清清的下巴都要惊掉了,因为她如何也想不到,罗云竟然是晋才幼儿园的园长。

两人相遇,罗云没有前几次态度那么熟络,但是也没有为难牙清清,简单的询问两句就给她做了入园登记,整个过程都十分的简单粗暴,牙清清几乎一直在闷头填表,等填完了表,还想和罗云说几句话,就听见她严肃的声音。

“李老师,你带着新来的牙道安熟悉一下环境,另外孩子家长去财务室缴纳一下费用,拿到收据之后如果没有什么特殊要求,晚上四点过来接孩子回家就可以了。”

牙清清点了点头,微张的嘴纠结了半天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她想问问罗云可不可以晚点缴费,但是看着小豆芽一脸新奇,笑意满满的模样,她还是不愿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口,全当是她虚伪。

“好的,园长,那就麻烦李老师了。”

李老师看上去很年轻,穿着白色的衬衫,阳光打在她的侧脸十分的柔和和美好,牙清清见此有些害羞的朝着李老师点点头。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安安的,我先带着安安去外面转转。”

牙清清临走之前不忘叮嘱了小豆芽几句,看他并没有哭闹害怕,也就放心的离开了园长的办公室。

学费是一定要交的,可是她现在也确实拿不出来,俗话说的话,活人也不能被尿给憋死呀,牙清清揉了揉头发,最终还是决定给章轶打一个电话。

嘟——嘟——嘟——

慢慢收紧握在手上的手机,电话几乎每响一声都是在折磨她的心呀,快接电话呀,牙清清不禁在心里着急的催促起来。

“喂——”

响了良久的电话终于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男人醇厚低沉的嗓音,就像一只午后晒得微醺的猫,舒服的发出一阵呼噜声。

 不过牙清清现在没有心情去品味章轶的撩人嗓音,很不应景地吼了一句:“章轶,你快给我转点钱吧,江湖救急,兄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

 章轶带着刚睡醒的慵懒,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茶,突然听见牙清清外强中干可怜巴巴又强横无礼的嗓音,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来,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听出牙清清这句话中各种的含义的。

 “你要借钱?”

 章轶顺了口气,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昨天签完约,今天就和自己借钱,这人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呀!

 翻了个白眼,章轶还是没忍心说出拒绝的话,不过也没有直接就应下来。

 听着电话那头良久的沉默,牙清清一颗火热的心慢慢的冷了下来,她真的不知道现在除了章轶还有谁可以帮她了。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国术无双
    [现代都市]
    一本拳谱,陪伴龙翊成长,却不知,他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体内拥有极强血脉,不管前路坎坷,龙拳一出,荡平一切,气可破云霄,拳脚震八方。 金钱,权利,美女,尊敬,只靠龙拳战天下!
  • [现代言情] 初婚有刺
  • [总裁豪门]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
  • [现代言情] 放肆的爱
  • [现代都市] 绝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