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这个死变态,牙清清面上波澜不惊,然而内心却是扬起了轩然巨波。

 姜泽臣现在也很不镇定,如果不是现在他手边连块遮羞布都没有,他一定会立刻捏死牙清清。

 “看够了?”

 姜泽臣索性也不再掩饰,直接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朝着牙清清走了过去。

 牙清清本来是在神游天外,结果被姜泽臣一提醒,眼神不自觉的就向重点部位瞟了过去,眯起眼睛,下意识就品评道:“嗯,有点小。”

 “滚!”

 姜泽臣一口老血卡在胸口,也因为牙清清的话脸色黑了个彻底,他这尺寸还小?他也真敢说!

总之他心中已经暗自决定了,等他调息好,他一定要把这个呆子给一口吞掉!

 姜泽臣重新坐回浴缸,他的腿不过瞬间就化作十米来长的暗朱色麟尾,尾巴上闪过金属的光泽,轻轻一甩便看到白色的瓷砖上铺满了细密的裂纹。

 “花孔雀,我把浴袍给你放在门口了。”

 牙清清突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用力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可是越靠近浴室便愈冷,她看着无风自动的浴帘,这里实在是蹊跷的很!

怎么这里突然就阴森森的呢……

 果然和这个花孔雀沾上边,就没有什么好事!

 “澡你慢慢洗,我先走了啊。”

 牙清清实在是不想在这么个诡异的环境中待下去了,而且再不回去可就真是赶不上回家的末班车了。

 坐在公交的最后一排座位,牙清清的思绪随着路边川流不息的车流不断飞远。

 小豆芽上学的事还没有办妥,但是明天就要上班了……

 请假?

 请假是绝对不可能的!资本主义的吸血鬼,绝对不会允许有请假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牙清清在脑海中试想了无数个办法,最终以利益最大化作为标准,决定明天带着小豆芽一起上班。

 回到家,一夜无梦,第二天一早直到听到第二个闹钟,牙清清才从床上爬起来。

 因为要避开大多数同事,所以牙清清今天上班的时间比平时早来了半个小时。

 到达公司的时候,小豆芽还没有睡醒,点着头一直在打瞌睡。牙清清轻轻的将他放在自己的座位上,然后给他披上一件外套,心疼得让他再睡一会。

 牙清清站起身等了五秒看小豆芽睡得踏实,便从背包里掏出提前装好奶粉的小水杯。

 “呃。”

 牙清清不停的打着哈欠,抹掉眼角的泪水,想着洗把脸再去茶水间,便饶了点路拐进了洗手间。

 “泽辰,你轻点。”

 刚进到洗手间,牙清清就听见厕所隔间里传出女人柔弱的声音。

“哎呀,讨厌,你弄疼我了。”

 这声音牙清清打死也认得出,这不是才调到她们科室的秦紫瑶吗!她这是撞到了办公室恋情?

 牙清清蹑手蹑脚的从洗手间里退出来,就是借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在她的顶头上司面前上眼药啊。

还有,大早上刚来办公室,就遇到这种事,她最近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呀!

 “小牙,今天来的这么早呀。”

 牙清清被吓得一个激灵,手中的水杯砸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脆响。

 “啊,红阿姨你也来的挺早的呀。”

 牙清清心中计算着距离洗手间的距离,缓和了一下才缓缓开口:“红阿姨,我才刚到,就是去茶水间接点热水。”

 “你这孩子,也太冒失了,一惊一乍的。”

 红阿姨皱着眉头从地上捡起水杯,递到牙清清的手里,刚接过水杯,牙清清就看见秦紫瑶亲昵地挽着花孔雀的胳膊,面若桃花地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牙清清目光和姜泽辰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一瞬间空气中闪过噼里啪啦的电流,花孔雀先移开了目光,她看着发丝染回黑色的花孔雀,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好像他这个样子更加的不顺眼了。

 “唉,果然有他的地方,就没有好事。”

 牙清清揉了揉简洁的短发,去泡奶奶了。

 小豆芽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过了一刻了,此刻办公室的人几乎都已经来齐了。

 牙清清用大号的纸壳箱给小豆芽做了一个小帐篷,虽然有些狭窄,不过索性小豆芽躺在里面刚好可以伸展开自己的身体。

 这一上午过得牙清清是胆战心惊,但好在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小豆芽这几天又是舟车劳顿、神经紧张,今天放松下来,醒醒睡睡的也没觉得纸壳箱里的时间难熬。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