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清清看着伸到自己面前骨节分明的手,肉粉色的指甲修理的也很圆润,而且轻轻一嗅还能闻到一丝烟草的味道,过了五秒牙清清才回过神,她伸手挠了挠黑亮的短发后有些羞赧地接过了章轶的名片,随即向着他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

 “你弟弟很可爱。”

 章轶说完也跟着笑了笑,他并没有隐藏他的目的,直接开门见山道:“我们公司马上要录制“哪去了,爸爸”第二季,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这个节目牙清清听公司里的女同事提起过但她自己倒没有看过,如今听章轶这么提起,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索性章轶并没有让牙清清尴尬太久,继续说道:“我想邀请你和孩子参加我们的节目,不知道你是否会同意?”

 要说参加节目,牙清清的第一反应就是有没有工资,牙清清非常的耿直,心里想着什么脸上就写着什么,章轶看到她一脸想问又不好意思问的模样,不禁扯了扯嘴角。

 “呵呵,我一会还有工作,不如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地点你定,到时候我和你仔细讲一下合作的事。”

 “好,好。”

 牙清清连忙应付下来,可转念想到要去吃饭还是自己定地方,嘴巴又不禁撅了起来。

 “呵,你呀。”

 章轶算计看得多了,像牙清清这样别人还没有走,就在脸上写着不愿意请客的人他还真是少见,不禁对她起了几分逗弄的心理。

 “放心吧,我请客。”

 章轶的笑容依然完美,不过这次却多了一些真诚。

 牙清清被章轶这么一笑,脸顿时就烧了起来,她不得不承认章轶长得很有英气,然而就在她想再瞄一眼时,竟然看到了花孔雀!

 牙清清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花孔雀那张不可一世的脸,她就彻底惊呆了。

 姜泽辰被人围殴了,啧啧啧。

 一脸阴郁得将姜泽臣从脑袋中扔出来,牙清清一回神就看到直达家里的汽车,奔波了一天,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了,这么想着牙清清感觉因为胡大吉而阴云密布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然而,一想到刚刚手里挥舞着棍棒的九流青年,她就狠不下这个心肠来。

 望着越行越远的公交车,牙清清匆匆地跑到花孔雀进去的那个巷口,这个小巷是旁边歌舞厅用来堆放垃圾的,阴暗潮湿不说,里面还布满了恶臭,就连一向安静乖巧的小豆芽还是第一次抗拒性的来这里。

 不过没走几步,牙清清就看到坐在地上捂着腹部的花孔雀。

 汩汩的血水从他的指缝间流出,让本就难嗅的空气,更加作呕。

 牙清清打量着受伤的姜泽辰,相比于昨天,他新染了头发,那绿的显眼啊,牙清清实在是不敢恭维这一头的大草原。

 见姜泽辰脸色煞白,额头上聚集着细密的汗珠,牙清清也补敢耽误,立刻就要打电话叫120过来。

 “挂断!”

 姜泽辰的声音十分的低,但是话里不容置喙的语气还是让牙清清挂断了电话。

 “那怎么办?你现在这样看起来很不好。”

 小豆芽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受到如此严重的伤,一双小手紧紧地抓住牙清清的衣领。

 “这里面的钱都给你,带我去一个有水的地方。”

 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姜泽辰递过钱包的手,有些心酸,他有钱,他也只能相信钱。

 “钱包我先拿着,好给你在附近开个房间。”

 说完,牙清清将小豆芽放在地面,让他抓住她特意露出来的裤兜,同时用肩膀驾着受伤的姜泽辰。

 不知怎么的,牙清清总感觉两个人相贴的地方有一股气体在攒动,凉飕飕的,甚至要比花孔雀的体温还要低,不过那也不是很讨厌。

 没想多久,牙清清的注意力就全部转到了小豆芽的身上,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姜泽辰考量的眼神。

 呼——

 牙清清走了十分种,但是此时此刻她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气喘吁吁的将花孔雀扔到浴缸,管他是想要流血过多还是溺死在浴缸,现在她只想好好的放松一下,谁能想到看起来那么瘦的人能用那么的沉啊!

 小豆芽枕着牙清清的胳膊躺在她的身边,突然被一道紫光亮了一下眸子,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在房间里叽里咕噜的扫量着。

 此刻牙清清手腕上的黑线竟然长长了一寸,几乎再有三根手指头的长度就能收尾想接了。

 “嗤——”

 一声巨响从浴室里传来,吓得牙清清和小豆芽一个激灵,牙清清困顿的眼神瞬间恢复了清明,向着浴室飞快的跑了过去。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