噔噔噔!

 牙清清一口气就爬上了六楼,贴着自家的大门,嘴中大口的喘着粗气。

 她目光随意一扫,发现门上贴了张白纸,灯光有些暗看不清纸上的字,牙清清索性便直接把纸撕了下来。

进了屋,牙清清没敢开灯,摸着黑把睡着的小豆芽送进了里屋之后才悄悄的退到了客厅把灯打开。

 纸条是房东留下的,是来催她搬离之前结清水电费的,牙清清心中发堵,水电费的钱她原本是准备好的,只是她把豆芽接了回来,前前后后仔细着花也花了千八百块钱。这把房东又要催着自己交水电费,牙清清直感觉头疼。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转着,上面的指针已经转过了二,牙清清躺在沙发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可是胸腔里面还是压抑的很。

 一夜无梦,牙清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睁眼就六点半,往常这个时间她都坐上公交车了!

 “啊——”

 牙清清怒吼一声,急得眼睛都红了,扔下毯子就冲到洗手间开始刷牙洗脸。

 牙清清手上动作飞快,直到头发浸到水里,被水一冰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日,舒了口气,牙清清才慢慢的搔着头发。

 打理好自己,牙清清才想起睡在里屋的豆芽,惩罚性地拍了下额头,匆匆的推开里屋的门,发现豆芽还在睡觉便放下心来了,可是转念一想,又开始发愁起来。

 明天她就要上班了,豆芽的去处却是一个难事,豆芽还小不能放他自己在家里,可是哪有带着孩子工作的?

 牙清清用力的按住脑袋,她感觉脑壳都在发疼。

微风透过碎裂的玻璃缝隙吹进屋里,门边纸箱上的红色风车发出沙沙的响声,牙清清一拍脑门突然想起刘师傅的小孙子刘亮,听刘师傅说亮亮今年已经开始上幼儿园了,牙清清也想把豆芽送去幼儿园,倒不是为了学知识,只是想豆芽有个照顾的地方。

 牙清清也没见过别人送孩子上幼儿园,怕遗露什么,就把家里的证件全部都装进了双肩包里。

 时间一晃就到了七点半,牙清清把豆芽叫起来,一边快速的给他洗漱,一边心里面思虑着豆芽一会儿出门要穿的衣服。

 一切都收拾好,牙清清一咬牙把压在里屋床板下的二百块钱揣在了兜里,加上昨天晚上赚到的零钱,现在她身上也就三百来块钱。牙清清也知道这些钱不够学费的,不过现在是月底,再有一个礼拜就能发工资了,所以牙清清心里倒也有些底,至于别地方的花销全被她忘在了脑后。

 长鹭市挺大,有好几个区,她现在是在东路区,她上班的地方在解放区,新家在黔新区,思考了一下,牙清清最终把幼儿园的地点定在了解放区。

 牙清清出门的时候正是早高峰,一个来小时的路程硬生生坐了两个小时的车,豆芽虽然坐过车了,可还是觉得新奇,不嫌累地站在牙清清腿上,一边指着不断后退的大树,一边朝着牙清清微笑,还时不时将纤细的小胳膊探出窗外感受风的梳理。

 解放区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林立的高楼都是十分崭新,然而现在阳光正好,照在大楼的玻璃外墙上晃得牙清清睁不开眼,但是对于豆芽来说,却觉得有意思的紧。

 听到笑声,牙清清前面的一个阿姨,转过身,牙清清看到她怀里也抱了一个和豆芽差不多大的孩子,心里多了些好感。

 坐在牙清清前面的女人名叫罗云,五十左右的年岁,一身紫色的棉服看起来简洁大方。

 牙清清和罗云的眼神打了个照面,他咧了咧嘴,娃娃脸上浮出两个小梨涡,让人看着就喜欢。

 “你们哥俩都可爱。”

 罗云脸上难掩岁月留下的风霜,一双眉毛有些凌厉,不过看到牙清清这般模样,勾勾唇笑的也是慈爱。

 牙清清正想说话,就看罗云怀里的男孩冲着豆芽胡乱的摆了摆手。那孩子比豆芽高半头,身材也壮一圈,两道眉毛带着股英气,豆芽一看他这副凶悍模样,就把脸给扭了过去。

 不过对于豆芽的冷漠,男孩毫不在意,倒是热情从小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豪气万丈地伸手送到豆芽面前,可是感受到罗云的目光后,光速一般地缩了回去,转而笑的像个小包子似的瞄了一眼罗云,见她没有不悦,男孩这才大胆的揽过豆芽,将巧克力塞进他的手里,主动和他玩了起来。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国术无双
    [现代都市]
    一本拳谱,陪伴龙翊成长,却不知,他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体内拥有极强血脉,不管前路坎坷,龙拳一出,荡平一切,气可破云霄,拳脚震八方。 金钱,权利,美女,尊敬,只靠龙拳战天下!
  • [现代言情] 初婚有刺
  • [总裁豪门]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
  • [现代言情] 放肆的爱
  • [现代都市] 绝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