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清清心中一咯噔。

 她脚步微顿,可一想到那只花孔雀愤怒的脸,又立刻加快了脚步,小声叨咕道:“急急如律令,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反正她如何也是不打算再和他们纠缠了!

 对于牙清清来说,姜泽臣可不就是妖魔鬼怪吗?可是这话入了沈牧的耳朵里,却成了另一番味道。

 姜泽茹看着原本笑意盈盈的沈牧瞬间冷了脸,当即就挡在牙清清的面前,一脸怒容,恶狠狠地吼道:“走什么?没听见沈牧哥在叫你吗?”

 牙清清的忍耐力已经被压缩到了极点,她看着姜泽茹那张飞扬跋扈的脸,攥住布头的边缘的直接泛起了白色。

 “泽茹。”

 沈牧叫住了活像个小狮子的姜泽茹,走上前,咧开嘴对着牙清清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好,沈牧。”

 牙清清顺着声音瞥了过去,沈牧的笑容还没有消散,他穿了一身蓝色的运动服,右手手腕上还套了一个白色的护腕,黑色的发丝下,眸子正炯炯有神的盯着她。

 牙清清原本想要讽刺的话,一时间也说不出口了,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回了对面一个微笑。

 姜泽臣心头有些不悦,可另外一方面,姜泽茹是奶奶派来的卧底,要是让那个小叫花说了什么,那死丫头不知道又要怎么折腾他了。

 想到这,姜泽臣上前大手一伸便拐住牙清清的脖子,装作不小心地捂住牙清清的嘴,满脸不屑道:“他就是我一哥们,还有事呢,别耽误人家。”

 牙清清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憋炸了,下意识在姜泽臣身上胡乱的拍打着,突然,她感受到身旁有一些凉丝丝的,手刚一覆上,就觉得寒气逼人,不过感觉还挺舒服的,她捂热一块,刚想换一个地方继续摸,突然就是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似散架似的摔在地上。

 被姜泽臣摔出去,牙清清立刻大口的喘着粗气,感觉呼吸顺畅了一点,才发觉屁股疼的要命,正想着控诉,就看到姜泽臣一脸威胁的表情。

 牙清清感觉姜泽臣瞅她的表情有些别扭,然而对于这么一帮虎视眈眈的“恶汉”,牙清清一刻也不想多待,立刻收拾好东西,扬长而去。

 坐在车上,牙清清精神终于放松了下来,但还是不放心的从侧视镜里望了三个人一眼,见沈牧正盯着她的车,赶忙一脚油门,迅速的离开了小广场。

 小广场是个通俗的叫法,其实就是一个夜市,不过随着经济发展,许多人慕名而来,就慢慢成了现在的小广场。不过牙清清现在住在长鹭市的南方,开车的话要一个小时呢,本来牙清清今天就疲倦的很,加上这夜又黑又静的,车没开一会,她上眼皮和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

 滴!滴!滴!

 牙清清猛然睁开眼,看着迎面而来的大货车,她眼睛被晃得睁不开,耳边也只能听到刹车和豆芽的哭声,一颗心都沉到了谷底。

 她是要死了吗?

 突然闪闪的车灯中散发出一抹淡紫色的光。

 紫光从两车相接处蔓延开来,一刹那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然而只有两秒,耳边突然风声呼啸,似乎她整个人都要被狂风撕裂。

 “妈咪!妈咪!”

 小豆芽惊魂未定,再看坐在身边眼神空洞的牙清清,即使异于同龄孩子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

 他坐在牙清清的腿上,冰凉的小手紧紧的覆盖在牙清清的脸上,泪珠已经在眼眶中打转。

 牙清清半晌才回过神,抬眼正对上小豆芽充满急色的眼神,她的心猛然一揪。

 “妈咪!”

 “嗯。”

 牙清清的声音很淡,但听在豆芽耳里,就像吃了一个定心丸,抽了抽鼻子,还是把眼泪忍了下去。

 “妈咪……不怕不怕,有我在。”

 豆芽双手紧紧的捏住牙清清的衣服,怎么都不肯从牙清清的身上下来。

 牙清清听着小豆芽的心跳,慢慢集中起精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重新驾驶起车子。

 然而,在牙清清没注意的地方,她手腕处浮出一条黑色的粗线,仔细看的话,这条线里像是有什么东西似的,隐约间一道紫光从中闪过。

 车又开了半个多小时,在一幢破旧的老楼面前,牙清清熟练的将车停在门口的两棵松树之间。

 下车,牙清清看了一眼因为担心耗油而没开过几次的小车,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以后开车上班了。

 轻手轻脚的抱着豆芽上了楼,楼道里的感光灯坏了一个,忽明忽暗的,现在又是深夜,牙清清直感觉背后发寒,她不敢回头,生怕对上一双冰冷的倒三角形蛇瞳。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国术无双
    [现代都市]
    一本拳谱,陪伴龙翊成长,却不知,他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体内拥有极强血脉,不管前路坎坷,龙拳一出,荡平一切,气可破云霄,拳脚震八方。 金钱,权利,美女,尊敬,只靠龙拳战天下!
  • [现代言情] 初婚有刺
  • [总裁豪门]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
  • [现代言情] 放肆的爱
  • [现代都市] 绝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