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到钱先是惊呼一声,愣了十秒,立刻开始争先恐后地弯腰捡钱,牙清清这才看清那个女人的模样。女人单是一双又长又白的腿就要迷倒一大群男人了,牙清清心中不由感叹这孔雀男可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啊!

 

  眼看着,孔雀男又要拿钱砸人,牙清清不假思索直接两步跨做一步,挤到了人群的最前端,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全然盯在崭新的毛爷爷身上。

 至于打抱不平什么的,可以当饭吃吗?

 牙清清刚站定,就被人从背后猛的一推,直接一头扎到了孔雀男的怀里。

 “有你什么事!滚开!”

 孔雀男嘴巴抿成一条线,额角的青筋暴起,正是发怒的边缘。

 “我!我……”

 牙清清真是有苦说不出啊,她绝对不是想要加入他们的战争,可是眼瞅着孔雀男的拳头就要压下来了,她也不能白吃这个亏啊!

 缓了两秒后,牙清清故作凶狠模样瞪过去:“你,你,我告诉你!我有心脏病,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要是敢打我,我就!我就……”

 我就碰瓷!

 说完,牙清清眼睛往上一翻,瘫在在地上,大声喊道:“救命啊,快打120,救命啊!”

 孔雀男气的把墨镜摘下来向着牙清清的脚边狠狠地摔了过去。

 孔雀男墨镜一摘,周围尽是一片抽气声,甚至还有人掏出手机想要拍照。

 牙清清也跟着看呆了眼,也难怪这人黑日也要带个墨镜出门了,牙清清愤愤然的甩了甩头,心中暗骂,好看有什么用,脾气这么恶劣,还是一样的坏!

 看着孔雀男被众人团团围住,时机就是现在,牙清清立刻翻身而起,悄悄退回自己的摊子,冲着花孔雀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

 这时再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被刚刚那么一闹牙清清的瞌睡虫也醒了,可是这四周人都被吸引去了,也没什么好卖的,牙清清索性便开始收拾东西。

 东西用摊布包成一团,正要往车上送,猛然间,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狠狠抓住包布的边缘。

 “呵,你这就想走?”

 从头上传来一声冷笑,牙清清抬头望去,正对上一双锐利的眸子。

 “花孔雀!”

 牙清清下意识喊道。

 “你叫我什么?你真是有本事啊!我姜泽臣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想捏死一个人!”

 姜泽臣额角青筋暴起,银白色的短发根根直立,牙清清眯了眯眼睛,似乎发根的眼色是红色的。

 看到牙清清愣神,姜泽臣压下胸中怒气故作笑容道:“像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不都是为了钱嘛?呐,给我跪下,我给你十万块钱。”

 说完,姜泽臣就刷刷写了一张十万块的支票扔在牙清清的脚边,整个过程,孔雀男连眉头都没皱过。

 牙清清一听这话,脸色也跟着冷了下来,转而又是一副懵懂的表情,不明所以地大声问道:“啊?你说啥,我听不见啊!”

 姜泽臣一口气哽在喉咙里,扬起拳头就要朝着牙清清的脸招呼,牙清清想都没想捡起支票就往街道中间跑。

 “啊!”

 两声尖叫,一声是牙清清的,一声是被姜泽臣打中的女生发出的。

 电光火石之间,牙清清撞到了一堵硬邦邦的墙,她鼻头撞得发红,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愤然的锤了一下元凶,心中不满她甚至还掐了一下。

 泻了火,牙清清才注意到手下温热的肌肤,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正撞进一双深邃的眼眸。

 “你看够没有!”

 被姜泽臣打中的女孩原本还在捂着脸惊叫,看到有人扑到她喜欢的人怀里,顾不得疼痛,气急败坏地拽开牙清清,小鸡护食般挡在牙清清与男人中间。

 牙清清差点被推了一个屁股蹲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得看着站在她对面的三个人,这竟然是团伙作案啊!

 他们这,这是变着法的欺负老实人!

 正在牙清清思考脱身对策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泽茹他是个男的。”

 姜泽臣听到笑声,脸色立刻难看起来,不满的瞪了一眼姜泽茹,心中不由暗暗腹诽,怎么有这么个妹妹,当真是丢人现眼!

 姜泽茹一时语塞,支支吾吾的哼了半天,最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抱上了沈牧的胳膊。

 牙清清见姜泽茹吃瘪根本没时间偷笑,她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脱身,不过好在被这事一搅和,也就没人注意她了,她连忙拿起掉在地上的布团子往车上走,然而刚走了两步,背后就突然传来一声干净的嗓音,那声音像是带着阳光一般,又暖又亮。

 “等一下。”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国术无双
    [现代都市]
    一本拳谱,陪伴龙翊成长,却不知,他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体内拥有极强血脉,不管前路坎坷,龙拳一出,荡平一切,气可破云霄,拳脚震八方。 金钱,权利,美女,尊敬,只靠龙拳战天下!
  • [现代言情] 初婚有刺
  • [总裁豪门]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
  • [现代言情] 放肆的爱
  • [现代都市] 绝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