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没有云,没有风,有的只是知了没完没了的叫声。

十里嚣喧,无数的人在这烈日底下,扛着各种工具来回往复,一片尘土自这十里之地升腾而起,几乎覆盖了半个天空。

这是密洲大乾皇朝所在,此处工地,是刚被封为兴平王,有开疆拓土之功的杨鼎天正在兴建的兴平王府,占地十里之广,动用了奴隶三万,准备在三个月内全部起建完毕,让兴平王能够入住其中。

密洲大小十九国,如今已经被大乾王朝灭得只剩下七个国家足跟他抗衡的了,而这兴平王,正是在这三十年之内崛起的。

传说之中,此人的武功已经是修炼到了“武圣”境界,一剑在手,千军辟易,这才能够带领百万精兵,三十年间灭除密洲的其他十一个国家,功高无量。

这一次杨鼎天班师回朝,受封兴平王,又封一字并肩王,已经是达到了为人臣子的极限了,加上密洲剩下的七个国家之中,每一个国家虽然都比大乾王朝逊色不少,但若是拼将起来,也足以让大乾王朝元气大伤,这才熄了已经燃烧了三十年的战火。

“杂种,还不快点干活,想找死不成。”一个恶声恶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在这一片忙碌的工地上,居然也是清晰无比。

“噼啪”,一声清脆无比的鞭笞声随着话声之后,响了起来,在陈三的后背上,那原本早就破烂不堪的衣衫,又多了一条裂痕,清晰无比,而他的背上,早就是一片的血迹,有的已经是结痂变成了黑色,这一鞭子下去,马上脱落了下来,露出那触目惊心的无数伤痕。

陈三眉毛一扬,眼底里闪出无比的怒气和杀气来,只不过最后都被他压抑了下来,只是机械的抬着一条重达三四百斤的条石向前走去。

“一群狗杂种!”黑恶大汉冷笑看着陈三的背后,右手鞭子一扬,又是重重的一鞭落在了一个经过他身边的奴隶,直接把他抽趴在地上,浑身抽搐着,一时根本爬不起来。

来到这个世界半个多月,陈三基本已经捋清了自己的思路,也向周围的人探听清楚了,确认自己所身处的并不在他所知的任何一个历史朝代之中。

此处地方名为密洲,原先有十九个国家,如今被大乾灭得只剩下六个国家,陈三所身处的地方,原本名为龙渊,现在则改为兴平领,成为兴平王杨鼎天的私人领土,税赋之类的不必向大乾皇朝交纳,可称为国中之国了。

而这密洲地处之广,更是远超陈三对于原先记忆之中的世界不知道多少万倍了,单只这兴平领一地,就远比他原先所在的世界上的陆地加起来的总和还多。

大乾皇朝的领土之广,更是这兴平领的万倍。

密洲其他六国,领土跟大乾皇朝也是相去不远,这世界之广大,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而传言在密洲之外,还有其他同密洲一样广大无边的各洲存在。

“真的回不去了啊!”陈三的心里不无感慨,他也不是没看过那些在网络上流传的穿越小说,只不过却没想到,临到头来,自己也穿越了,却是穿越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而且在混沌之中就被抓来当了奴隶苦力了。

以陈三的性子,并不是不想反抗,只是当十天前,他亲眼看到一个奴隶把铁楸用力的刺向监工杨黑心的后备,却是连他的皮都没刺破的时候,他的心就冷了下来了。

杨黑心那种非人的力量,在经过这十天的左右打听之后,终于是弄清楚了,居然是这个世界特有的一种修炼功法修炼出来的效果,练到小成之时,就可刀枪不入,金铁难伤,传说之中,练到极高深处,可御气纵横于天上,杀人于千里之外。

“修炼吗?”陈三想到此,拳头紧了紧,眼中闪过一抹冷然,前世,他身份不凡,从一个最底层的小混混开始打拼,短短十数年时间,在他的身边聚集起了无数的兄弟,纵横黑道之中,闯下好大的一番名头和势力。

只可惜,到陈三的事业到达颠峰的时候,却为兄弟所出卖,在一次火并之中,被自己的对手设计,用炸弹活活的炸死了,那一份刻骨铭心的仇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也不曾稍减过。

奴隶,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最为低下的存在,没有任何的自由,有的,只是不停的被主人压榨,直到死的那一天,哪怕是新皇登基的大赦天下,都没有奴隶的份。

前一世陈三自底层打拼出来,站在权力的一个顶点,或者说是一个人上人,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自是不会甘心做这么一个奴隶的。

半个多月的时间,足够陈三掌握这个世界的大部分消息,而他也发觉了自己身体里面的古怪,不知是何原因,他在占据了这具身体之后,居然没有接收到任何的记忆片段,就仿佛这具身体就只是一个空壳,而这身体之中所蕴涵的力量,也是让他为之吃惊。

三四百斤的条石扛在肩膀上,几乎是跟扛着二三十斤重的物品差不了多少,原本陈三以为之不过是一个错觉,可是半个月下来之后,他的心中已经完全的确定了,自己,的确是拥有无穷的巨力,这种力量,堪比巨象。

当陈三再一次返回扛着一根条石,要经过杨黑心的身边的时候,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的冷笑,双手突然发力,直接把这三百多斤的条石横抱了起来,前头扛着石条另一头的奴隶,也直接被甩飞了出去。

这就将就五天来陈三所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只要能够杀了杨黑心,在其他的监工追过来之前,逃入远处的那深身深处,就足以任他纵横,从此脱离这奴隶生活,追求更美好的生活,还有,强大的力量。

自由,是多么的美好。

双手横抱住条石之后,陈三没有半点的迟疑,直接把这四米长的条石横扫向了杨黑心,速度无比之快,带起凛冽的风声,这一下横扫,当真是有横扫千军之势,卷起周围无数的尘土,弥漫十米范围之内。

“刀枪不入吗?不知道你的身体是否也能够经得起我这样砸呢?”陈三心里冷冷的想着,手中的条石已经轰然撞在了愕然转过身来的杨黑心身上,把他撞飞了出去,半空之中,就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就是陈三的想法,以力量活生生的砸死杨黑心,哪怕一个人再如何的刀枪不入,但是身体的内脏总是脆弱的,几百斤的条石,加上陈三的力量,至少有几千斤完全可以把一个人的内脏都震碎掉。

“再来。”陈三一声沉喝,双手抱住的条石直接扬起,脚下连踏数步,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居然是追上了杨黑心倒飞出去的身形,接着就是一条石狠狠的砸了下去。

尘土飞扬之中,条石不堪如此重力,直接从中断裂开来,要知道这可是坚硬无比的青刚石,就算是烈火灼烧,都不见得能够烧毁。

漫天尘土散去,已不见了陈三的身影,而在原本杨黑心所在的位置上,半截条石,直接轰入了地下尺许深,自条石的周围,大股的鲜血正在往外冒。

练武者,先从练皮肉开始,练到浑身刀枪不入可算是大成,接下来就是炼骨,达到重物不能摧的地步,最后才是易筋换髓,强化自己的内脏,就算是滚油入腹也不能伤,才算是大成,如此由外及里修炼,炼至颠峰,就可成就传说之中的武圣境界,武中圣者。

杨黑心只不过是一个刚刚把皮肉练得有点成就了,普通人拿的刀枪自然是伤不了,但若换了同样的练武者,就远远不行了,连皮肉都没练至大成。

在陈三的那俩下狂砸之下,直接就把他浑身的骨头砸碎了,五脏六腑全部都砸成了碎片,就算是大罗金仙都救不了。

“有仇报仇,果然爽快。”陈三一路往外奔跑,只觉得胸中酣畅淋漓,若非此时逃命要紧,他真想停下来大笑三声来表达一下他的兴奋之情,仿佛又回到了街头喋血的岁月里。

十天时间熟悉自己的身体,又自计划击杀了杨黑心,就是为了逃离这十里工地,摆脱奴隶身份。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我杨家的人。”这边的打斗很快就被其他的监工注意到了。

陈三只不过刚奔跑出去四百多米远,后面就传来一声震怒的大喝,声音滚滚有如雷霆,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周围众人的耳朵,有几个奴隶甚至受不了的双手捂住耳朵,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跪倒在了地上。

“好厉害!”陈三脸色为之一变,旁人听得这个声音,只不过是觉得有些的难受,而听在他的耳中,又自是一番感受,动摇心魄,一时间心神居然有些的恍惚,脚下也停顿了一下。

勾魂摄魄,这个人的声音之中,居然隐含着这样厉害的威势。

清醒过来之后的陈三,速度更是飞快,闪过俩个欺身要拦住他的监工之后,有如奔马一般直冲到了工地外面去了。

而在这同时,后面也传来了破空之声,陈三回头望去,只看了一眼就被吓了一大跳,一个人,有如飞鸟一般的从天空之中直扑向他,遮盖住了那耀眼的太阳。

陈三的速度更加快了,他心里剧烈颤抖着的恐惧明白无误的告诉他,他根本不是背后在天上飞的那个人的对手,哪怕他力大无穷,他的速度几乎是提到了极限,俩旁风声呼呼而过,心里隐隐的冒出一个念头来。

“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究竟是谁?怎么会有如此古怪?这种力量和速度,根本不是人类所能够拥有的。”

一股大力自陈三的背后传来,直接把他击飞了出去,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翻腾起来,让他怀疑是不是里面的内脏已经全部被打得换了个位儿了。

一只手从半空中伸了过来,接住了陈三飞出去的身体,然后把他按在了地上。

陈三再也按耐不住的一口鲜血喷出来,这才觉得胸臆之间爽快了不少,抬头上看,终于看清了这接住自己的人。

一个身材壮硕魁梧的男人站在陈三的身边,浑身上下包裹在黑衣之中,连头脸都遮盖住了,只留下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露在外面,而他的身体,哪怕是一身的黑衣,也掩盖不住下面那浮凸而出的肌肉,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国术无双
[现代都市]
一本拳谱,陪伴龙翊成长,却不知,他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体内拥有极强血脉,不管前路坎坷,龙拳一出,荡平一切,气可破云霄,拳脚震八方。 金钱,权利,美女,尊敬,只靠龙拳战天下!